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家的屋顶

已经记不清从哪个时候起,我停止了写心情笔记。

在记忆中,我还记得以前,刚毕业那会,甚至毕业前,我经常写日记。《音乐里的记忆》、《那人、那雨、那夜》等等文章依然记得。前者是毕业前对于整个大学里的人和事的回忆,而后者则是对那天从网吧回学校,得知我心里的女神早已心有所属的心痛,至今依然记得大雨滂沱……

时间真是可怕,想来已毕业快七年了吧。人都说“七年之痒”,呵呵,此刻也同样如此!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比从神州泰岳出走后所发生的事情更复杂,更让我印象深刻,更难忘。我终于“弃暗投明”,做回了真正的自己。在现在这个社会,做自己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甚至有的人一辈子也做不到这一点!这需要勇气,需要时机,需要熬过那些不情愿扮鬼的漫长的日子,需要很多很多难得的条件……聚在一起,坚持到那一天,临门一脚。

是的,我终于这么做了,我勇敢坚持,担当起来,我做回了自己!

之后,也许会面对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情,更复杂纷繁。但那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怎么想就怎么做就可以了。

我已成长,但我想我还是以前那个特立独行的孩子,不擅言谈,善良而敏感,坚韧而木讷,从不伤及他人,极力想看到一个和谐,皆大欢喜的世界——理想主义者!

上海房地产专家 | 达康书记:你想点燃上海楼市 “大风厂” 那把大火吗?

上海楼市处于十分危急之中!这是我从业多年来第一次产生如此强烈的感受。

事情的第一步是今年 1 月 6 日的 “网签暂停”,即自该日起,市住建委会同相关部门对商业办公项目进行集中清理核查;之后,即 3 月下旬,发生了 “绿地峰尚汇” 的强拆和维权事件;再之后,即 5 月 17 日,上海官方发文停止审批公寓式办公项目,其中规定:对未交房的,一律整改;对已交房、未作整改的交易时限制。

购房者愤怒了。数以千亿计的投资,在一纸公文下即将瞬息流失。为啥?因为当初开发商说好的,给你的是香喷喷的公寓,现在,政府说绝对不行!办公的必须给办公!政府的理由是:一,这些项目擅自改变了房屋单元空间分割;二,私自接通燃气管道,由此改变了房屋使用性质。

政府的话对吗?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们的民义》恰好有极为相似的情节和可资参考的答案:大风厂的土地款已经缴纳,大风厂工人的股权已被收购,大风厂的法人在法庭上也已败诉,但是:我们看到大风厂的工人们依然坚守厂区,阻止动迁,他们在工厂大门前挖了沟渠;并且,居然灌注了汽油!!在这种情况下,达康书记一声令下:连夜拆除!请问:达康书记何错之有??

那么,达康书记最终错了没有?

Screen-Shot-2017-06-10-at-9.06.21-PM.png
电视剧最终以事实证明:达康书记错了。今天,我,作为一个深谙此事来龙去脉的地产研究者,作为一个长期恪守 “客观求实” 原则的独立观察者,想告诉你——上海的达康书记:这次,你们错了!

因为——

假如你们坚持这样做,结果会是什么?中纪委问起,可以这样答复:在上海,大风厂的大火会不会因此燃起无法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会有 N 个 “祁同伟” 将因此如释重负!

和百姓说话,我们要 “摆事实讲道理”;和政府说话,我们也要 “摆事实讲道理”。在这里,我把所谓 “公寓式办公” 的故事复原,让每一个参与者明白真正的来龙去脉!

事实一:被整治对象之身份

自 2005 年起,上海便悄悄出现了一种很特殊的房屋。在售楼处,它们有时被称为 “公寓式办公楼”,但更多地被称为 “酒店式公寓”;乍看,或貌似宾馆,或貌似办公,但却有独立的套内卫生,甚至厨房。查阅产证,呵呵,原来都是 50 年使用权的办公楼。由于数量不多,那时候,它并不引人关注。然星火很快燎原,至 2009 年,其一年的供应规模已近 60 万平米;至 2013年,竟高达 313 万平米!313 万平米是什么概念?告诉你:2014 年上海商办土地的供应总量是232 万平米,而当年此类项目的供应量则是 264 万平米。明白不?单单一个产品,嘿嘿,比全部产品的原料还多!

事实开始清楚:在上海楼市,这种非驴非马的特殊产品具有超乎寻常的生命力;并且,它的形态和名称也越发时尚了:除了酒店式公寓,SOHO、LOFT 也接着吆五喝六地登场。随之而来,业内的产品交流也渐趋频繁,唯一的尴尬是,大家见面时怎么以统一的口吻称呼这种非驴非马的、“用商办产权用地规划建造的、具有住宅功能的产品” 呢?于是,本人所在的机构,就是同志们都知道的 “方方地产咨询机构” 给此类产品命名了,把它叫做——

类住宅(至今不曾申报专利哟)。

自 2009 年起,类住宅凭借其数十万的规模堂而皇之地登陆上海楼市。你知道吗?这个类住宅可以 “类” 到怎样一种程度?

请看照片。

Screen-Shot-2017-06-10-at-9.07.41-PM.png

奉贤区南郊一品容积率 2.5 规划五幢 18-21 层

那,不就是一栋普通的小高层公寓吗?是不是?是的,那就是一栋小高层公寓,但它的产证上写的却是:

商铺。

全世界有这样的商铺吗?

没有。

事实二:违法主体(配角)之身份

在中国,是不是住宅用地就得造住宅,办公用地只能造办公,商业用地只能造商业呢?是的。正因为如此,所以根据不同品种的供求关系,它们的土地价格就完全不同,比如上海的住宅土地,常常在土地竞拍中拍出令人咋舌的天价;办公呢?常常或低价成交,或被 “搭售”,或直接流标!那区别,一如汽车市场的沪 A 与沪 C 牌照。那么,我们假设:你在沪 C 牌照的 C字上黏贴一个 A 字,然后用这辆车全天候地、毫无顾忌地奔驰在内环、中环高架上,你是否觉得你是在挑战什么呢?!

显然,你肯定知道你在挑战法治。但是你绝对想不到,在上海楼市,这种挑战几乎天天发生。

说一个真实的故事。2014 年的某一天下午,正是类住宅大摇大摆逍遥街头的时候,上海市房管局的一位处长(不好意思,姓名忘了)给我来电,问:胡某人,有人反映说有一家品牌开发商把什么办公搞成了住宅,麻烦你替我核实一下,是不是真有此事;我回答:不需要核实,肯定真有此事。处长惊讶,问为啥;我说,因为你可以这样问呀:在上海,哪家品牌开发商可以拍着胸脯说俺从来不违法做那个类住宅呢?万科敢拍胸脯吗?绿地敢拍胸脯吗?保利敢拍胸脯吗?没有人会拍胸脯,没有人敢拍胸脯。处长先是无语,后又喃喃低语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行文至此,是不是需要我再问一遍:哪家品牌开发商敢拍胸脯回答说俺从来不违法做那个类住宅呢?

假如有人拍胸脯回答,我将郑重发帖致歉!假如没有答复,那违法主体之身份当一目了然。所以有了 133 个项目被 “暂停网签”、最终被整治的故事发生。

有图为证:

Screen-Shot-2017-06-10-at-9.08.06-PM.png

浦东保利 one56 容积率 2.4 规划两幢 21 层行政公馆

一幢 17 层办公土地:商办

Screen-Shot-2017-06-10-at-9.08.31-PM.png

329㎡三房两厅两卫户型图

为了公允起见,还得补充一下事实。众多的开发商虽然是违法主体,但经过仔细研究发现此事仍有蹊跷之处。还是打那个比方,开发商只是开着一个黏着 A 字、假的沪 A 牌照四处兜风,但事实上,那个沪 C 牌照的 A 字是有另外一批人给黏贴上去的。

这意味着:开发商还不是真正的主角。

事实三:违法主体(主角)之身份

那么,究竟是谁帮着开发商黏贴假牌照的呢?

前面说过,在中国,办公用地只能造办公,商业用地只能造商业。所以,假如你想做别的什么,按理来说,没门!然而,正是这些根本 “没门” 的违法项目最后一个个都顺利上市,这让我们破译谜团反而变得特别容易了。谜底就在如下两个问题上:

第一,种种违法设计是如何从规划管理部门通过从而从容施工的?

第二,种种违法设计出来的产品是如何从房管部门通过从而拿到预售证的?

请问:哪一个区的规划或房管部门的领导敢拍胸脯说,俺从来就守规矩从不苟且的?浦东新区的敢拍胸脯吗?青浦、松江的或市里的敢拍胸脯吗?

假如这些违法项目是你批准后上市的(是啊,假如不批准又怎么能够上市呀),那等于说:那个沪 C 牌照上的那个 A 字是你黏贴上去的,那么,你就是整个违法项目得以成立的真正主角。开发商何以如此大胆用假牌照逍遥飙车,原来发假牌照的是警察同志!现在你要 “集中清理核查”,很 ok 呀,你当务之急应该率先集中清理核查自己属下的部门!

是不是这样?

事实四:问题的症结

有一个问题,不知大家想过没有:开发商也罢,政府部门也罢,为何好端端的争先恐后去违法呢?

这就是此案的耐人寻味之处了。

容我接下去谈得稍微专业一些。近 20 年来,与旺盛的需求相对应,上海楼市的住宅供应一直短缺或极度短缺;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商办供应一直过剩甚至极度过剩。这,也许是上述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

一个以女性为主的 10 个人的团队,最多只需要 2 名男士,结果上级领导偏偏硬塞进来 5位男士,那多余的 3 位咋办?于是,人妖出现了。那个非驴非马的类住宅就是上海楼市的人妖。

那么,上海楼市为何会产生住宅极度短缺、商办极度过剩的局面呢?答案太复杂,但至少有一个原因不得不提:至少在 10 年以前,早先拼命推住宅用地的各级政府已经普遍觉悟到,住宅用地的出让仅仅是一次性买卖;而商办用地,除了一次性转让收入外,未来还有税收和就业两大支撑。这是一个美好的预期,它影响了决策,于是商办用地一年接着一年地铺天盖地涌来近 10 年来,它几乎从不消停。政府的想法错了没有?没有。错的是:它过量了,它持续过量了,过量到市场压根儿消化不了,过量到一旦消化不了,这个项目肯定死翘翘!!

这是今日争先恐后违法真正的 “肇事” 缘由!

耐人寻味的是,在上海楼市,那个违法的人妖,就是那个被政府叫停的类住宅,居然比正常的女子更加楚楚动人。你想,它在销售时,用得着限购吗?它在设计时,用得着照顾朝向吗?它的成本呢?与地王天壤之别。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说服开发商放弃它而选择死翘翘吗?

不能!

结论:州官可以动怒,但州官必须公正

有一个成语,叫 “逼良为娼”,描述的就是近 10 年上海楼市上述那一情形的。从这个角度看发生在眼下的 “公寓式办公整治事件”,我们似乎看到了它突然发生的谜底,那就是:风情街上,为娼者过于肉麻的声息已经到了管理者,即肇事者本身无法容忍的地步!

综上所述,我把所有的事实摆清楚了,大家想:还需要讲道理吗?

为了长治久安,我相信:所有理性的朋友都可以为州官的动怒整治点赞;但我更坚信:所有参与者都不会开心地接受偏袒一方,特别是偏袒自己(不乏自己内部大大小小的腐败分子)的整治方案。

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天时间,上海楼市 “公寓式办公整治事件” 会真的完全依循《人们的名义》的情节演绎!

那是 2017 年 5 月 24 日,中午 12 点一刻许,我的手机开始频频传来网上的视频和照片,我看到:就在这天中午前,上海普通购房者终于走出家门,排着长长的队伍来到人民广场诉说衷肠;我看到,不少警察在偌大的广场 “维护秩序”,个别警察和队伍中的个别人在彼此拉扯推搡。我知道:我们的工作已经晚了!

“上海楼市处于十分危急之中!这是我从业多年来第一次产生如此强烈的感受”,话音未落,感受成了现实。

事情真的发生了。

Screen-Shot-2017-06-10-at-9.08.58-PM.png

情况很清楚:在上海,大风厂前沟渠里的汽油已经突然间沾上了火星。事态之危急,危在旦夕!此时此刻,我想问:上海的达康书记,你真的想点燃上海楼市大风厂那把大火吗?

不是!肯定不是!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不可以倾听人们呼声,查清真相,实事求是地承揽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祁同伟)应该承担的那部分责任?

多少年了?中国的高速发展惊天地泣鬼神,广场的对峙和烽烟早已离我们远去!但是为什么今天人们偏偏又重返广场了?达康书记,你想过吗?

在电视剧里,沟通政府和普通工人的重任落在一位共产党人陈岩石肩上。是他,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是他,恢复了党实事求是、联系群众的优良传统,从而促进了问题的最终解决。今天,上海的达康书记,我想说:让我们以陈岩石为榜样,共同维护百姓利益,共同维护法律秩序,绝对不让上海楼市大风厂的那把大火真的燃烧!

火星刚刚溅落,事态可能扩大。为了促进事态的良性发展,我们想立即告诉人们,特别是达康书记三个极为要紧、可能发生的情况:

情况一:涉案人数太多了

大风厂的员工人数为 1000(人),在上海,这个数字或许可以忽略不计;24 日在人民广场游行的 “业主代表”(人数不详),在上海,或许也可以从容应对;但是,以 5 月 17 日政府发布的《关于开展商业办公项目清理整顿工作意见》要求,若彻底 “依法” 拆除已建成未交付的 “公寓式办公”,据我所在机构的最新统计,其“涉案” 面积在 134 万平米上下,其 “涉案人数” 将数以万计,在中国,它可以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而同样按《意见》所述,已交付项目在未来交易时将受限的数字,你知道是多少?是 1165 万平米!其对应的人数将数以 10 万计(我们内部估算含家庭成员约为 50 万),在全世界,它可以是一个城市,甚至一个国家!

你可以轻松对待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国家吗?

你自己想!

情况二:最大分歧是时间点的确定

如此蔚为壮观的 “公寓式办公” 规模,我们的主管部门知情吗?有人问。

假如不知情,他们是不是渎职了?假如知情,他们是不是纵容了?

答案呢?

我们看到,那其实是一出旷日持久的盛大演出,剧名叫《公寓式办公之皇帝的新装》。举例吧!2008 年 5 月,上海发布《关于加强对公寓式办公建筑层高规划管理的意见》文件,其中层高被规定为 4.5 米,禁止内部插层(就是搭阁楼)。这就是说,这件胡作非为之事,政府早就明令禁止!问题是,在之后的九年里,插层依然源源不断地出现。这究竟是为何呢?

大家想。

可以确定的是:在相关管理部门的一些关键岗位上,祁同伟的身影在不时出没。他们不仅知情,而且成了今天所有难题的重要起因。

今天,是不是大家在纠缠这个问题?不是的。大家在意的只是这样一个更为实际的问题:啥时候算起!!那么多年来,在 “公寓式办公” 问题上,大家从来都眼开眼闭的,现在要一本正经了?可以呀!那么说好时间,现在,OK!现在是什么时候?是 2017 年 1 月 6 日,政府是从那天起板着面孔说话的。那么那天之前,注意听:你所有的签约是不是都应该有效?现在你提出以交付为时间,凭什么?!

假如之前的网签全不算数,那么你回避的,还仅仅是你的历史责任吗?这不是逼着购房者走向广场,去点燃大风厂那把大火吗?

令人喜出望外的是,即便在广场,人们打出的还是 “****,网签为界” 的口号。那口号呐喊的不正是最起码的法制精神?不正是政府信用最低程度的回归吗?!

达康书记,仔细想想,这过分吗?

情况三:极为巨大的浪费可能马上发生

还有一种情况同样也极其糟糕,我担心,很有可能紧接着发生。

假设:所有的人都乖乖地听达康书记的话了;我担心,紧接着,我们会看到一场有史以来罕见的浪费大戏!

第一笔浪费是:装修浪费。目前,已建成未交付必须整治的建筑,若 “依法” 拆除插层、拆除内置卫生间、重新装修,我最保守估计,其费用将至少 10 亿!当然,这个钱肯定是开发商买单。

第二笔是:生产滞销产品浪费。那些已建成未交付必须整治的建筑,原先生产的是香喷喷的、市场短缺的 “类住宅”,现在是库存压舱、人见人怕的的小型办公,前者溢价热销,后者折价滞销,以市场价格最保守估计,其浪费至少 70 亿;这个钱,开发商和业主都得倒霉。

第三笔浪费:市场估值蒸发。所有存量的估值均大幅走低,保守估计,将蒸发市值 365亿!这笔钱,倒霉的绝大部分是业主了。

第四笔浪费:国务院前不久发文说,鼓励商办改成住宅搞租赁,那么,会不会哪一天为了落实国务院精神,刚改成办公的项目又被要求改回住宅呢?注意:这第四点是我的假想,大家不必当真。

达康书记,我们的钱是不是太多了?!而我们的折腾是不是还不够啊?!

我们的方案:两个要点

有人问:按上述说法,长期违规的 “公寓式办公” 不就可以一直逍遥法外了吗??

不是。

“公寓式办公” 这一历史顽疾确实到了必须彻底整治的时候!政府的整治之举不仅无可厚非,而且势在必行!我们的所有声音只是在呼吁一个合理承担各自责任的公平公正的解决方案!而 5 月 17 日的《意见》并不公平。

这是所有问题的关键所在!

作为上海 “公寓式办公”(或者说“类住宅”)研究最系统、最持久的咨询机构,我们愿秉持“实事求是” 原则,从专业的角度,对合理公正的方案提供如下建议:

一、把广场呼声理解为一次重大政策的听证,可以通过举行听证会对 5 月 17 日《意见》作出重大修正。

第一、认可 “网签为界” 的精神,即最低层次的法制精神;

第二、以是否取得预售证为整改依据。所有取得预售证的公寓式办公,无论交房与否,无论销售与否,均应 “豁免整治”。因为它们无论如何违规,都通过了规划报批、预售证报批等多个政府审核环节,你还追究什么?!如此,彻底避免政府可能存在的失信问题。北京已经这样做了,只要取得预售证的,全部既往不咎。

第三、对已获土地但未取得预售证的(包括在建和未建项目),给开发商两种选择:或按规定整改,老老实实做商业办公;或补地价,以正当名义开发销售住宅。

第四、对尚未出让的土地,大幅调整土地供应结构,大幅增加宅地(2017 年至今,上海居然一幅宅地都未出让!全部是商办!),从源头上解决商品房供应结构严重失衡问题。

二、运用政策倾斜,充分鼓励开发商 “租赁经营”,大胆创新“经营性公寓” 模式,以此化解业主自住和投资双重需求的矛盾,为大量的商办项目找到一条不用偷鸡摸狗的光明出路。具体方法为:

第一、在产权上认可 “类住宅”(正式名称可称之为:永久经营性公寓);可以自由进行产权交易。

第二、在使用上必须统一经营与租赁。凡投资客,开发商必须与之签订强制包租协议,交付后开发商以经营方身份统一分割装修(当然要符合消防及安全相关规定要求);凡自住客,可在此基础上实施 “反租”,即:以投资客享受业主固定分红权利,以租赁客身份支付房租。

第三、政府对这一选择的项目予以税收等优惠支持。

再读一下《人民的名义》吧!

陈岩石老先生对大风厂那把大火的极度担忧,你知道源于什么?我想,应该源于他心里有百姓,源于他看到了大风厂的历史包袱,今天的冲撞和明天的转型;而我们今天的方案,其实也源于完全类似的视角。

达康书记,是这样吗?

Screen-Shot-2017-06-10-at-9.09.23-PM.png

最后的期待

我们期待着上海楼市月明风清;

我们期待着 “整治事件” 峰回路转。

我们看到:源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地产投资大潮,在分享了大国崛起、城市进步的巨大红利后,其迭创新高的势头正悄然减弱;一个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中国,正期待着真正的转型:在经济上,它是均衡的、环境友好的、可持续经营的;在政治上,它是善治的、信息透明的、权力可监督的。

我们的方案,以及以微信的方式推出我们的方案,正是基于这样的期待。有理由相信,《人们的名义》中那位真正共产党人陈岩石的所有努力,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期待!

上海逾千商住业主南京路游行 数百警镇压

6月10日晚,上海市最繁华的南京路传来“商住两用 网签为界”的口号声,他们由上海市购买商住楼(又称公寓式办公楼)的千余名业主喊出,维权遭到数百名警察镇压,数十人被抓走。

在现场的业主刘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10日晚7时许,一千多名业主开始聚集在南京路的步行街,之后大批警察赶到现场,来了二十余辆中巴,数十辆警车,坐满了警察,另外还有十余辆大巴士。

警察到现场之后将业主们包围,开始抓人,四五名警察抬一人。刘先生表示,有三四十名业主被抓,用三辆巴士拉走,至今还有业主未获释。

视频显示,业主一边游行,一边高呼口号“商住两用 网签为界”,整个维权活动于晚上9时30分结束。

11-7-450x337.jpg
6-14-450x335.jpg
3-26-450x255.jpg
5-21-300x534.jpg
14-3-300x534.jpg
2-31-300x400.jpg

上海逾千商住业主南京路游行,遭数百警察镇压。

据了解,这是上海商住业主第三次大规模维权,今年的5月24日、28日他们分别在人民广场与来福士广场也举行了千人示威。刘先生表示,每次都有警察到场镇压,他在人民广场维权时还被打伤。

据悉,事件起源于今年年初,上海市政府进行商住楼整改,以闵行区和嘉定区进行试点,位于闵行区的绿地峰尚汇楼盘成为整改的首要对象,自今年4月份以来,多次强拆并且发生过业主与拆迁人员的冲突事件,有多名业主被打伤,业主维权无果。

5月17日,上海市政府正式公布了《关于开展商业办公项目清理整顿工作的意见》,规定首先停止审批公寓式办公项目、重新审核尚未上市销售项目;其次,对已批未建和已售未交付入住的项目,全部进行整改。

此外,已交付入住的项目要求相关信息记入房屋交易登记信息系统,开发企业和业主承担整改责任,同时不允许该房屋买卖,也不享受人口户籍、入学等方面的政策。

此意见一经公开,引起购买商住楼所有业主的愤怒,他们因此发起了大规模的维权活动。刘先生表示,目前上海市已经明确标记整改的楼盘有300多座,涉及20万套住房,百万名业主。

业主们此次维权的宗旨是要求政府改变政策,以网签为界限,规划出整改的具体范围。刘先生表示,政策不变,维权不止。

另一位业主李女士也表示,上海目前进行的整改治理非常不合理,也不公平,目前整改基本上是在郊区,如黄浦区、徐汇区则未进行整改,因为此区的商住楼年代久,价格比较高,而新楼盘全部未能幸免,因此商家非常激愤。

“政策根本没有清晰的说法,整改哪些,哪些不整改。我们绿地峰尚汇是第一个被整治的小区,现在政策已经出来,又不允许住、不能买卖,还不给产权证,所以弄得全上海的业主全部起来了。”李女士气愤地说。

由于上海住房限购政策,外地人不可能在上海买到房子,因此商住房成为外地人的抢手房,它的价格比普通住宅要便宜很多。刘先生说:“普通住宅根本买不了、买不到也买不起,上海的房价没多少人可以接受得了, 普通住宅平均180万元一套,商住房则为120万元,首付基本都是五六十万元。”

上海市政府此政策给许多老百姓带来重大损失,一位地产业内人士曾表示,整改范围退至网签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收场,但无论如何,购房者都是会有损失的。

谁知道灾祸何时临到自己头上?

文/蔡慎坤

随着党媒的集体介入,雷洋之死的有关细节渐渐清晰,至于真相,人们就大可不必奢求了,雷洋之死不会有什么真相!至于家属和律师强烈要求调取现场视频资料,有媒体已经给出了答案:事发小区物业称电子摄像头坏了!那么,满大街的摄像头呢?警方的执法拍摄仪呢?结论也是都坏了!

今日《人民日报》发布了权威的警方通报:[北京警方通报雷洋死亡事件]①雷某试图逃跑,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将民警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②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③将雷某带回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④雷某在足疗店嫖娼,支付200元嫖资。

爱国爱党的雷洋是个好青年,在微信朋友圈晒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他根本没想到灾祸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在他的潜意识里,警察不会打人,犹其是不会打他这样的好人,他误以为便衣是一帮绑匪是横行城乡的黑社会,因此他反抗他逃跑他甚至向周边的居民向茫茫的黑夜喊“救命”“救命”!然而不幸的是,死神己经倏然而至,雷洋逃无可逃!

刚刚成为父亲的雷洋,在去首都机场接人的1小时09分内,迅速完成了嫖娼、被抓、反抗、逃跑、审讯、招供、死亡等全部过程。无论真假,公众需要的是真相,而不是摄像头坏了执法拍摄仪坏了的托词!更不该由警方来反复发布所谓的权威声明,昌平警方一系列作为令其公信力几近无存!换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警方自动成为嫌疑人,且100%被陪审团定罪。不然的话,每一个人都会沦落为下一个雷洋!

有媒体事后叙述,5月7日当晚,有超过20位小区居民目睹了雷洋挣扎反抗的过程。当晚大约九点二十分左右,看到一位身高1米7左右的年轻男子突然从小区门口一辆车上跑下来了。当时那辆车并没有发动。他跑进小区后大呼好几次“救命”,声音充满了惊恐。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小区很多人。

目击者看到这个突然跑进小区的年轻人,身后有3个人在追他。追进小区后,没追几米就把他控制在地上了。之后又赶来三个人。雷洋倒在地上的位置就在小区一块收费停车场蓝色牌子下。目击者注意到,雷洋额头上有肿块,胳膊上有血。另一目击者看到雷洋头朝上仰躺在地上,有人踩着他的脚在给他拍照。

“不要让他们把我带上车。”一位目击者说,听到雷洋跑进小区里喊了这句话。他当时还在大喊“这些人不是警察”。也因为如此,围过来的小区居民一度以为并没有穿制服的警察是坏人,即使他们出示了证件也不信,把他们围住不让离开。后来小区有居民打了110,附近派出所又来了两位警察,确认了追打雷洋的人的确是警察,居民才散开。

雷洋第二次被警察带走的时间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目击者透露,他应该总共在小区地上躺了半个小时左右。最后,有三名警察把雷洋连拖带拽地再次拖上面包车离开。而在居民报警后,两名派出所的警察赶来确认便衣警察们的身份后,雷洋没有再吭声,也不说话了。直到他再次被拖上车,也没再喊什么。(见《成都商报》、《新京报》)

雷洋之死给公众带来的冲击与恐惧是前所未有的,谁也不知道灾祸何时临到自己头上,如果说党媒关注雷洋之死是出于正义和良知,倒不如说是出于恐惧!对公权力的恐惧!在一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权的社会,每个人的生命都如同草芥!谁也无法预知自己在嫖娼或没有嫖娼的情况下,会不会被警察塞进通往死亡的面包车。

公权力不受制约是当今最大的腐败也最让人恐惧!公民的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在公权力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让任何一个陶醉在“中国梦”里的人都不免心惊胆战!如果再不改革,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种黑社会横行城乡。当今黑社会乱象远不仅仅只是在底层,在无法无天的公权力面前,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公民的合法权利根本得不到任何保障。

一个青年才俊一个满满的正能量好人莫名其妙突然丧命,而且还有一个嫖娼的污名,真是对这个时代这一代人绝妙的嘲讽!退一万步说,就算是雷洋涉嫌嫖娼,也不至于被追打惨死!嫖娼只是一个道德问题,严格来讲,根本就够不上什么违法犯罪,何况雷洋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党员好青年好丈夫好父亲,与你我他一样或许还是一个幸福的小资或中产。

有人感慨唏嘘:我们这代人注定是历史的尘埃,在有生之年或许都无法抵达理想的彼岸。但如果所有人都甘做埋首撅腚的鸵鸟,那么我们的后代也将永远无法迎接光明的未来。正是历史命运安排了个人宿命,决定了这一代的理想主义者必须接受如此深重的寂寞、无力和牺牲,以堂吉诃德的勇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如诗人海子所言——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在这个浮华与绝望交杂的时代,安逸是可以理解的平凡选择,偶尔慷慨激昂几句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挂羊头卖狗肉的沽名钓誉之辈更是如过江之鲫。但这个社会总需要有那么一些舍弃功名、拒绝诱惑的担当者,举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时代的黑幕,让众生脚下的大地不致彻底沦陷。

雷洋和魏则西事件对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作者:三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037443/answer/10037307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魏泽西和雷洋事件相继发生,我一直在全程关注,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我校友,带了个人感情,几乎每个相关的报道和信息来源我都会点开仔细看,感慨颇多。

魏泽西事件和雷洋事件被放在一起说,其实它们的故事情节完全不同,魏泽西事件的关键词是什么?百度(信息来源垄断、无良企业)、医疗管理(虚假广告、无良医院)、官媒(人民日报文章被误读等)。

雷洋事件的关键词:国家暴力机关野蛮执法草菅人命、宣传部门阻碍言论自由疯狂删贴。

可能还有别的角度,但这几个关键词可能是大多数人的关注点。

那么为什么大家习惯把它们放在一起说?

因为它们引发的大众反应是类似的:民众面对官方空前的不安全感。

魏泽西和雷洋一个是大学生,家里不管借也好贷也好能凑出20万医疗费,雷洋更是名校硕士体制内工作有家有业。他们已经不同于我们会在报纸上读到的“每天花两块钱住宿找工作的文盲民工”、“都是精神病的农村上访者(北大孙东东教授语)”这样的纯底层人民了,从全中国14亿人口来看,魏泽西和雷洋的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都算是至少前50%的人士吧,相信会在知乎和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引发比较强烈的代入感。而他们的故事,都发生在天子脚下。

如果说文盲民工和上访者离我们很远,那么魏泽西雷洋,离我们很近。

这样的人,同样不能免除去人民解放军开的医院治病都能被治死,跟着警察都能离奇死亡的后果,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谁在保护老百姓?谁能保护老百姓?谁会保护老百姓?我们那么害怕成为下一个魏泽西或者雷洋,因为这个可能性从来没有过的贴近我们每一个人。

其实我个人觉得魏泽西和雷洋事件在法律、实证层面都有被舆论传播搞变形了的地方。

比如人人都在骂百度,但其实广告竞价排名是搜索引擎的惯常使用模式,谷歌也是如此操作,而百度的运营可能有不道德不合理之处,但并没有违法之处。

比如人民日报白剑峰的文章,本意是表达需要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政府必须正视医疗体制问题,改革刻不容缓(原文人民日报不吐不快: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观点--人民网)。文章的部分文字虽有伤众嫌疑,但观点还算公正客观,并在随后发生的陈仲伟医生遇害悲剧中得到印证。这样一篇文章,最后却被标题党做成“请这届病人安静去死,不要添乱”而在各大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当然官媒又被骂得狗血淋头。

再比如雷洋事件,他是否有违法行为,他的手机有没有被他人破解,警方执法有没有过当,便衣警察执法是否需要配戴执法仪,等等疑问,民众均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下迅速作出了不利于警方的判断。

魏泽西事件我认为医疗管理部门有重大失职,等待进一步调查和处理结果。雷洋事件我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昌平警方有被证明的不当执法之处。

但这并不妨碍抨击政府和行政机关的言论往往得到迅速传播、夹道欢迎。

这当然不客观,甚至不正确,可是:

为什么?

因为民,已经不相信官了。

官说白,民自然反应就觉得肯定是黑;官说黑,民毫不置疑就认为是白。

这当然不理智,甚至很愚蠢,可是:

为什么?

因为官坑了民太久太多次,民对官的信心耗尽了。

别的不说,就一个食品安全问题,毒奶粉、毒大米、苏丹红鸭蛋、孔雀绿鱼虾、甲醛奶糖、带花黄瓜、地沟油、染色花椒、墨汁石蜡红薯粉、瘦肉精、假牛肉、毒韭菜、福尔马林浸泡小银鱼、染色馒头、毒豆芽、毒生姜、染色蛋糕……

如果官是个“小政府”也就罢了,可是一个网红的视频说句“他妈的”“小表砸”都能管,跟雷洋事件相关的链接删得那么果断干脆,民觉得官很“大”。

之所以没管好,是不想管。

官,不在乎一民两民的生死。

官求的是发展和稳定,不是个体的正义和公平。为了前者,可以牺牲后者。

所以,民害怕。

当怕到极致的时候,表现为愤怒。

一个转发雷洋事件的朋友留言说曾经有过因为不满警察执法说了句“我要投诉你”而被带回警局拘留一夜的经历,一个检察官朋友告诉我被害人被偷了车,派出所找回来了一个月都不还给人家要人家交两万停车费……

你猜猜这些人看到雷洋事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请不要埋怨他们不理智,他们曾经有过切肤之痛。

民愤的表现和方向难免有被煽动和盲从的倾向,但民愤的爆发,都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累积。

更可怕的是,“防民之口胜于防川”至今还是宣传部门的金科玉律,魏泽西雷洋事件的贴子删得叫一个雷厉风行。但不要忘了这句话后半截是“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阻止人民进行批评的危害,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不让人民说话,必有大害。

年轻人,要多读书,不要让老祖宗的智慧被糟蹋了。

如果官惯于不公开不透明不让人说话,那就不要因为被民误解而委屈。

没有做错事,你怕什么?不怕,你遮什么?

这是逻辑的思维,而逻辑的力量,是钢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