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

JavaScript 规范编程:前言

JavaScript 规范编程

我一直努力去写高可维护性、高扩展性的JavaScript程序,但结果往往是令人沮丧的。从自己修改程序以及其他开发人员维护那些代码时的反馈来看,离高可维护性和高可扩展性还很远。JavaScript是一门令人惊讶的强大语言,它不按常规出牌,往往在其它编程语言那里获得的经验在它这里往往是走不通甚至是相反的。但是它又是一门轻量级的语言,在对这门语言没有太多了解,甚至对编程都没有太多了解的情况下,你也能用它来完成工作。它是一门拥有极强表达能力的语言。当你知道要做什么时,它甚至能表现得更好。然而,编程毕竟是很困难的事情,绝不应该在对此一无所知时便开始你的工作。

“JavaScript 规范编程” 的大部分内容来自Douglas Crockford所著的《JavaScript 语言精粹》,此书剥开了JavaScript玷污的外衣,抽离出一个具有更好可靠性、可读性和可维护性的JavaScript子集,让你看到一门优雅的、轻量级的和非常富有表现力的语言。这样精心抽离的子集不拿来作为之后开发的规范,岂不是暴殄天物。故此,我以“JavaScript 规范编程”将写一系列文章,也可以说是这本书的读书笔记吧。

人艰不拆

人艰不拆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就不要拆穿了。

Kai shi shi yu dao Douzi , Douzi shi ge mei nv, dan than wo big san sui

Ha , zhe ye shi hou lai cai zhi dao de

Bu guan zen yang wo xi huan Douzi , I mei xiang guo yao fang qi , zhi xiang rang myself tuo xie

Douzi said u fang qi ba wo bu guai u

I said no , because I love u , u are your , I am mine , u are mine , I am u ma ?

Douzi said qi shi I want love u

I said na jiu xing dong a , I love u too

Douzi shi ge hen sha de sha gua

Bie ren dou ba her mai le que hai zai wei bie ren shu money de na zhong

Like my sister , maybe

Zhen because that I cai na me want bao hu her

Douzi smell qi lai hen beautful

Eye shen hen chun qing

- 阅读剩余部分 -

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已经很久很久了,一直没有更新博客,技术的生活的都不知道从何写起,真对不起这个刚刚搭建起来堪称完美的博客。

三年的工作生活,少了学生时代的那份安逸与淡然,已经落拓到极点了。

六月份的时候,我当上了父亲,我的女儿盈珊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来的似乎有些措不及手 —— 那天晚上凌晨三点多,豆豆突然开始宫缩阵痛,我没有大意,马上召集左邻右舍帮忙去了医院。大约早晨八点多的时候,女儿出生了。我那时候也在产房里,见证了那伟大的时刻,豆豆一直在大叫,最后所有的反应已经变成了本能,有些意识模糊。而我站在旁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也很激动,说不出话,只会睁着大眼用眼神去鼓励她。等到女儿被医生一下拉出来,然后一大些羊水也哗的流出来的时候,我甚至也有些意识模糊。我站在旁边呆愣着,至今我也想不起那时候在想些什么。然后医生微笑着告诉我是个女孩,我才回过神来。

我曾经在网上看过真实的出生过程视频,但等到那时我还是变得激动不已,这也许就是初为人父的第一感觉吧。

那天是星期六。到第二天下午我踏上了去北京的高铁。

回到公司,项目正是紧张的时候,一晃过了几个星期,我常常想提出请假回家看看的要求,但是非常不好意思,正在紧张的时候已经安排了活的情况下,真是难以开口。可是最后那天星期四的时候我还是开口了,那天正好加班,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我正好和老大走在一块,我强忍住让自己往工作上的方面想,但是思绪还是不停的想着孩子,从出生到那时我才和她待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啊!最后没忍住说了,当然老大肯定也答应。

回到家,看到了小盈珊,也就是那时我才给她起了这个名字,盈珊 —— 盈是充满的意思,珊为美玉的意思,正好在网上也查了这两个字和她的八字相配,也就定下来了。待了两天,到了星期一,我再次踏上北京的行程。

聚少离多,这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北漂的结果吗?当然不是,可是这里,北京,却有那么多人在这么做着,包括我自己。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第一次那么想回家,即使刚从家里回来,还依稀记得孩子那稚嫩的小脸蛋。

周围那么多同事朋友,租着不到二十平的房子,每月交着一千多块钱的房租,或离家近点或离家遥远,但都与家人分离了,近的周末或许可以回去,远的不到十一或者过年放假几乎无法回家。也许有的混出了名堂可以轻松甚至回家,然而大多数却只能日复一日的上班下班睡觉吃饭,被工作绑架。这是时代的悲哀,社会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