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清明节放假,回家,之前过了几天所谓的生活,每天穿行于喧嚣的闹市,拥挤的人群,肮脏的空气,“放心”的食物,昂贵的消费。特别是今天,风特别大,到处尘土四起,虽然我戴着眼镜,但还是好几次被沙子迷了眼,特别是刚下了济柴宿舍楼,刚一抬头,就突然一阵大风刮来,一粒沙子刷的一下就进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皮似乎根本就没有反应,沙子是直接打在我的眼珠上的,那破坏力和严重性可想而知!

从济柴宿舍,一直走到花园路西口,到处是风沙肆虐,我在宿舍梳了半小时的发型早没了样,压根就像是从疯人院里走出来的,但是一看周围的人也好不到哪,也就昂头阔步往前走了。

到了历山路那,看见了11路车,可是被车流隔在了这边,我有些着急了,车流一断我就想要穿越,可只听背后一人大喊一声,吓得俺魂魄差点出窍,回头一看原来是交通协管员,那老头拿着一黄色的小旗子,正瞪着要吃人的眼珠看着俺呢,哎呀,妈啊,我马上听话的把已经迈出的一只脚退了回来,生怕如果我不听话,他会不会把俺拖回来,解剖一下生吃了啊?唉,于是只得眼睁睁的看着11路过去了。

终于坐上11路车,由于对于道路的不熟悉,不得不瞪着大眼看着窗外,生怕做过了,什么?瞌睡?还是省省吧!一路上人群时断时续,车上的人也是上了一波下一波的,各色各样的人and人种,传掠而过,红灯停,绿灯行,短短的一段路,让公交走成了九九八十一段,车上还算可以,不算太挤,太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有些热,于是汗就冒出来了,我想:估计那些吹到脸上的沙啊土啊的现在变成泥巴了吧!

到了二环东路俺下了车,可是走错了方向,其实也不是走错了方向,应该是走错了道路,这很明显的被发现了,整条路上就俺朝南走,其余的人好像都商量好了似的朝北走。其实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那是在泰医的时候,大一俺常去图书馆上网,上到中午才回,俺回去的时候,同学们正好去上课,于是整个人流都和俺逆着,走在其中,真有种逆流行舟不进则退的感觉,那时俺就自己安慰自己,那啥要看破红尘,眼前的那些人都是白骨,有什么好怕的!现在俺就是依靠这句名言活着走出来了。

二环东路全是高架桥,终于走到一个没有栏杆的地方,俺就穿过马路,方向就对了,人们的方向就和俺想同了。继续往北,坐了46路车到了东站,我不顾疲惫的身躯,踮起脚尖看了一下,哈,去俺老家的车在那乖乖的等着俺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