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些人不把我当天才,原因不是我不是天才,而是我不是他们心中的天才,我只是我自己的天才.

父母以及社会都不约而同的劝导我要和谁谁谁似的怎么样,也不厌其烦的感叹说:你看人家谁谁谁,你怎么不?不仅如此,他们还有意无意的利用社会工程学要求我成为什么. 然而我是个天才,正如子君所说:我是我自己的.我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或者知道了也会因对我的了解太少而不屑一顾,正如我说我是个天才时他们的表情.他们了解我太少源于我们的交流太少,交流太少是因为他们的思想根深地固,而我只是我自己的天才. 我是个天才,而不是地才,所以在地球上会水土不服,屡屡碰壁,我的翅膀也许早已退化,在人们的说教下总是怀疑自己是否还有飞的能力.只是在黑暗的深夜我的思想才翩翩起舞,我天才的翅膀才扇动起来,翱翔太空,与星星交流,与月亮对话.我属于太空,属于宇宙,我是个从陨落中复原的天才.

人的一生这么短暂,而上半生在趋同的环境中消磨了自己天才的本性,下半生又反过来吃力的恢复.其实从生物学也可以说是从人的本质属性角度来讲,每个人的生存意义就在于差异性,所以又何必使自己成为什么,像谁一样什么什么呢?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就注定了他的差异性,又何必强迫自己或顺从了别人的强迫而让自己无所适从,远离快乐呢?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天才,只要这样天才的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