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已经很久很久了,一直没有更新博客,技术的生活的都不知道从何写起,真对不起这个刚刚搭建起来堪称完美的博客。

三年的工作生活,少了学生时代的那份安逸与淡然,已经落拓到极点了。

六月份的时候,我当上了父亲,我的女儿盈珊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来的似乎有些措不及手 —— 那天晚上凌晨三点多,豆豆突然开始宫缩阵痛,我没有大意,马上召集左邻右舍帮忙去了医院。大约早晨八点多的时候,女儿出生了。我那时候也在产房里,见证了那伟大的时刻,豆豆一直在大叫,最后所有的反应已经变成了本能,有些意识模糊。而我站在旁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也很激动,说不出话,只会睁着大眼用眼神去鼓励她。等到女儿被医生一下拉出来,然后一大些羊水也哗的流出来的时候,我甚至也有些意识模糊。我站在旁边呆愣着,至今我也想不起那时候在想些什么。然后医生微笑着告诉我是个女孩,我才回过神来。

我曾经在网上看过真实的出生过程视频,但等到那时我还是变得激动不已,这也许就是初为人父的第一感觉吧。

那天是星期六。到第二天下午我踏上了去北京的高铁。

回到公司,项目正是紧张的时候,一晃过了几个星期,我常常想提出请假回家看看的要求,但是非常不好意思,正在紧张的时候已经安排了活的情况下,真是难以开口。可是最后那天星期四的时候我还是开口了,那天正好加班,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我正好和老大走在一块,我强忍住让自己往工作上的方面想,但是思绪还是不停的想着孩子,从出生到那时我才和她待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啊!最后没忍住说了,当然老大肯定也答应。

回到家,看到了小盈珊,也就是那时我才给她起了这个名字,盈珊 —— 盈是充满的意思,珊为美玉的意思,正好在网上也查了这两个字和她的八字相配,也就定下来了。待了两天,到了星期一,我再次踏上北京的行程。

聚少离多,这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北漂的结果吗?当然不是,可是这里,北京,却有那么多人在这么做着,包括我自己。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第一次那么想回家,即使刚从家里回来,还依稀记得孩子那稚嫩的小脸蛋。

周围那么多同事朋友,租着不到二十平的房子,每月交着一千多块钱的房租,或离家近点或离家遥远,但都与家人分离了,近的周末或许可以回去,远的不到十一或者过年放假几乎无法回家。也许有的混出了名堂可以轻松甚至回家,然而大多数却只能日复一日的上班下班睡觉吃饭,被工作绑架。这是时代的悲哀,社会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