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吧!

回头看去,离上次更新博客已经有两个半月了,时间就像一把杀猪刀,我离刀落下的时间又近了一点。

极限反杀加单杀

过完年,部门独立出来成为了子公司,当然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我还是坐在那里,干着同样的活。但组织架构变了,我们部门也进行了重新分组,每个组负责不同的业务。我被分到四组,负责集团业务。说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很难,而集团业务就这样的事情。开始数据迁移,不算什么;几个2.0的问题和需求,不算什么;可是等到升级迫近的时候,一下提出了颠覆性的需求,整个前端页面都要改动,哦,不是改动,是新做。以一人之力肯定是无法做到这一点,找来了我的小伙伴们——达达和牛牛,在三月中旬开始了连续的加班。页面的改动也是我想要的改动,就是说,我在很久前也想把页面全改了——旧的页面不仅兼容性问题一堆,而且用户体验差的要命。如果不是给企业做,而是面向广大用户的产品,肯定会被骂个狗血临头,达到最终下线的地步。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我这个卑微的码农,我只能在年终总结或在博客里发发牢骚而已。可是这次机会来了,前端页面的原型是非常清新的风格,而要做到的目标就是兼容性和用户体验要好;再加上老大的鼓励和承诺,没有什么比一个人真正想做一件事情来的更有动力的了。半个月的加班赶进度,终于有了成效,首页、导航及列表页面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而我也累的病倒了。其实,我心里很不想这样说。小时候我经常生病,而别的小孩却不这样,我妈就说你看别人怎么不生病呢?我就会感到很自卑,当我说我累的病倒了的时候我其实感到的是无比的惭愧。可是有些结尾的事情还没有完呢,我不能放弃。于是,我在晚上回到村子里在小诊所离打点滴,以最快的时间好起来,继续完成那些事情。这一点和在广州不同,在广州由于是出差,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件事情,心无旁来的去做事;但这次是在家,加班到深夜,回到家,由于盈珊在醒的早,几乎连续几天都是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再有正直冬春换季,我感冒也情有可原了。但无论如何,我坚持了下来,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这一点是值得骄傲的。

回头想来,这也许可以说是一局Dota里的场景,我在带线的时候,碰到了对方的主C,主C企图要单杀我,我不得已叫来了两个辅助,要跟对面拼了,双方几次放大后,我成了残血,而对方的主C却几乎还满血满蓝,而我的辅助也不在这边了。在这关键的时刻,我趁双方大都CD的间隙,瞬间掏出大药瓶和小净化恶补一记,然后回头反杀主C。这一记单杀获得的经验和金钱无数,由此我成了本方的主C。

清明办证血泪史

时间很快就到了清明节,这是个奔波加虐心的日子。清明节回家办准迁证来来回回走的路几乎比以前半年走的路还多。从章丘到济南,再从济南到日照,从日照到莒县;或者从章丘到淄博,从淄博到莒县。去一趟要8个小时的样子,当天都回不来。

星期一

去办介绍信,因为那人家里有事,等到下午才把介绍信办出来。

星期二

第一趟和豆子一块去的,从家到济南两个半小时,从济南到莒县四个小时,从莒县到中楼一个半小时。早晨六点出发,大约两点到了中楼,问了下说要拿准迁证来这,而不是来这办准迁证。我和豆子一下楞在当场,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烦的要死,八个小时加两三百块钱岂不是浪费了,盈珊在家让她奶奶看着,一天都没吃上奶想妈妈,这罪岂不是也白受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又有什么办法呢?又有什么办法呢!回去的路上我们打车去赶车,直到坐上去济南的车才想起应该办着户籍证明,以前的户籍证明已经过期了,可是已经晚了,我们只能在心里庆幸着从豆子家拿的户口本也可以。

一路无语,到济南的时候已经八点半,在火车站吃了点饭,吃这顿饭还被宰了,细节就不想说了。终于打到了去白云湖的车,出租车司机不知道路,我们也不知道路,汽车在黑暗中顺着小路前行,从唐王路口出来一切顺利,但到了唐王却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不得不又掉转头沿原路返回,最后靠着豆子手机上的百度地图找到了白云湖大坝的沿湖公路,这才最终找到了路。回了家,此时已十一点半多了,小盈珊已经睡着。我妈说盈珊晚上找妈妈哭了好几次了,现在才刚刚睡着。我们蹑手蹑脚的,开门洗刷关灯,结束了这一天。

星期三

我骑自行车去位于湖心桥的白云湖派出所,当然我骑的快,半小时就到了。第一趟,说介绍信应该开给公安局,第二趟,去了人家说除了介绍信、结婚证、户口本和身份证以外还要房产证,以及这些证件的所有复印件,于是我又骑回去拿房产证并复印所有证件。第三趟,拿着这一摞证件,那人说没有户籍证明有户口本也行,听到这我心说还好还好。然后,我按照人家说的写申请,按手印。最后终于要登记的时候,那人说你这户口本上的地址和现在的地址对不上,豆子家现在划给日照市兰山区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必须用户籍证明。听到这,幸亏我心里早做了准备,但还是差点哭出来,说:好吧,我明天去,今天肯定不行了。

来回的路我走的都不同,骑着自行车欣赏着大坝两边的风景。去的时候,上大坝的路是非常平稳的水泥路,我骑的飞快,耳边呼呼风声,等到快到大坝上的时候,我故意停下来,享受惯性的作用直接爬升到大坝上,尽管坡度很大;回的时候,下大坝当然更是一种享受了,不用蹬车子就这样呼呼呼的跑出老远。

下午,一点半,我坐上去明水的车,我要走这条没走过的路线——从明水到淄博,从淄博到莒县——这样近点。这时候我开始用手机上的“我的足迹”应用记录我的行程,这次我自己去就行,因为只需要拿户籍证明那张纸而已,唉。大约两点十几分到了明水车站,我问了别人,淄博到莒县的车最晚四点二十,而去淄博的车两点四十走,一个半小时还是可以赶上的。明水去淄博的车,收钱的是位中年妇女,开车的是她的儿子,都是很善良老实的人,我跟他们聊了几句闲话,车上还有为出家人——尼姑,是博山上的尼姑庵里的。

车子刚开出明水,轮胎就扎了,两个轮子都坏了,幸亏旁边有汽车修理店,很快换上轮胎,大约耽误了二十分钟左右,为了赶时间,他们换上一个轮胎就再次出发了,车速很快,终于准时到了淄博。买了四点二十出发的车票,买票的时候又被宰三块(出示身份证就默认买了保险)。不管怎样,一切顺利就好。好笑的是,淄博去莒县的车上就三个人,我,司机,司机他老婆,这么大的车上就我一个乘客而已。我问司机,怎么就我一个人,司机说这个点有点晚,到了莒县就八点多了。我心里又笑,笑自己当时还想今天来个来回呢,而现在别说一个来回,去都去不了,得在莒县住一晚了。

四个小时的路程,我一个人,着实无聊的紧,我不断用我的足迹记录着,看着窗外的风景,或平原或丘陵或山脉,有谁能想到,几天前还在北京码字的码农会突然出现在此处。每个人的人生真是难以想象的,即使自己对自己的人生也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不要不相信自己的人生会有辉煌的一刻,也不要因为看了几部电影电视剧几篇新闻,了解了几个人的人生就拿来想象。

天黑的时候到了沂水,这时手机也快没电了,我关了我的足迹以期手机能坚持到最后。果然八点多的时候才到莒县,手机还有电,而且还接了几个电话,三儿子果然是三儿子。在莒县车站找了个能上网的宾馆住下,顺便解决集团VPN的问题。简陋的宾馆一晚50块,等到把问题解决完已然到了一点多,隔壁传来了女人的叫床声,而我困的不行无暇去听,昏昏的睡了过去。

星期四

七点多起床直奔莒县到中楼的车,一个半小时准时到达中楼,正如所料,派出所九点才上班,拿了豆子的身份证办理了户籍证明。当派出所工作人员把那张纸递给我的时候,拿着那张纸的我,心中没有愤怒没有埋怨没有...,什么都没有了,我想我已经麻木了,这是另一个世界,我只想尽快弄完,不管付出什么,尽快让我回到以前的世界吧。

从派出所出来,本想打个电话给家里说户籍证明办出来了,可惜手机欠费了。于是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充值店就进去了,我说了手机号,然后递过去50块,也没看着那人给充上就跑出了店。因为从中楼到莒县的车马上就要走了,我得赶车...

一路上我不断打电话,不断听“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终于到了莒县,又花50块买了张电话卡,充上钱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刚打完电话又接到文博的电话,说给我充了100块,说话中,又收到一条短线说我在中楼的跨省付费也充上了,我心下:呵呵,这下里面200块了。马不停蹄的坐上莒县到淄博的车,原来返回。到明水时,只剩下六点的末班车了,看到有车我终于可以安定些了,然后不疾不徐的在那里买了些吃的带回去,还给盈珊买了点。但当到家时已然又七点了,户籍证明只能明天给了。

星期五

小雨,上午去派出所,派出所停电,什么也办理不了!绝望吧绝望吧,可是我已麻木了怎么会绝望呢?

星期六

去派出所终于重写申请、签字、按手印,办理完,然后说得等审批,要等大约一周时间。下午,终于踏上了回北京的高铁。

以上就是我办准迁证的血泪史,当然截至我回去也没有办出来,只是必须我去的地方办完了。一个星期后家里打电话来说审批没过,房产证上有个字写错了,从村里写了证明信,再提交上去审批,要再等一周。这...呵呵...哈哈...嘿嘿...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