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星,亮晶晶,好像一双双,一双眼睛,眨呀眨,看呀看,好像童年小伙伴. 真是睡不着,不由想起曾轶可的歌《电车计划》,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计划变化了,变化了.....

看着天上的星星,想像它的遥远,宇宙的能量正在加速减少熵在曾大,不是吗?就像今天看到的,无论金属还是没炭分布都越来越分散.恩,这倒不用但心,不过还是有这道理的,一说到这,我又想起专升本那语文题了,哎,春江花月夜,我都对别人打了包票的,不会考,它却考了;还有那个:听听那冷雨,本来以为那是姓余的写的,姓余的去年“出了事”,肯定不考他写的文章了,不料没搞懂是余秋雨啊还是余光中,这不就考了那:快听那破雨.简直就是和我作对嘛!

童年多好,可惜那个时候太无知,现在童年的小伙伴们早不知去那了.本来朋友也不多,都说朋友之间要经常连系,可我却正相反,好朋友不用考什么联系,就拿这次去济南大学,四年没见的朋友打个电话就到,而且考试的时候还碰到一六年没见的同学,那中见面没一点生疏,一见如故. 话又说回来了,时间过的也忒快,那天晚上我想了,时间过去了却没有记忆真是痛苦,第一次觉得没有回忆是痛苦的.大学三年不痛不痒的就这么过来了,时间其实都跑到一些索碎的事情里去了,当然学的东西也是锁碎的,而切对于我来说开发的发展的大多都是眼界,竟没有深入研究的东西,所以会觉得没学到什么. 又要过年了,心里除了继承了往年的另类想法外,就是还要找工作啊,找工作到还不是问题,问题是父母老让我找近的,比如济南啦,或者直接在章丘算了,可我却想去南方,先就业赚钱,最终是出国定居,说实话,以我的性格是很难忍受中国现在这个关系社会的,在大学里表现的还不明显,到了社会上就明显了,还有那些既的利益者的嘴脸....不过我也深知要想离开就要先适应,希望到时候有了离开的基础心却已被污染,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至于去那个国家,还有待考查.我理想的和谐很简单:可以做自己想作的事,做事的同时还能为自己和社会带来赢利.在这个国度老是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比如眼下的过年送礼,还要走亲戚请客什么的,真是烦!

自己想考的试我肯定能过,可惜专升本准备时间太短,况且还是英语专业,拼死拼活的也还是失败了,索性软考过了,上午题51,下午题53,心情还不是太坏.升不上也好,可以早就业,以我的才能,早就业就等于早踏上实现梦想的路.人生短暂不只因时间短暂,还由于人事纷繁.所以要少关心一些锁碎的小事,尽量少和无关的人打交道.还有不要抑郁,抑郁这个词就说明来,其实是在自找麻烦.还有像我在校内写的:你以感伤的眼神看世界,世界也会还你以感伤.所以要极级向上,乐观面对一切,相信未来.

瞎扯了这么多的淡,在零下几度的空气里,指头都麻木了,OH!我可怜的指头,马上就好,马上就进被窝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