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xiaoxie 发布的文章

关于 ubuntu 和 win7 uuid

今天重装win7之后,grub菜单没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用livecd把菜单弄回来后,进入选择菜单后出现开机画面后就停在那了,不能进ubuntu,然后我又试了下win7也进不去了,根据提示信息是 说 can't find dev 了,找不到设备了,我想了一下,重装win7之后都是什么发生了变化,无非就是硬盘分区了,而且也就只是重装win7的那个分区,影响到别的分区的可能性不大,于是我就到网上找ubuntu的硬盘分区管理方法,才知道uuid的事。

我在ubuntu上为了方便把所有的分区设置成了自动挂载,包括重装系统的这个分区, 用livecd进了系统,用命令

sudo ls -l /dev/disk/by-uuid

查看现在实际的各个分区的uuid 然后在打开/etc/fstab文件看里面的内容是否对应,果然win7所在的uuid不一样了,把它改回来后,然后在把grub.cfg也改了一下,重启之后就全好了,其实如果不设置自动挂载的话,这事就不会发生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因为一个分区无法自动挂载就进不去系统,ubuntu还是很脆弱的,还有待改进,呵。

城市让生活更糟糕——清明回家记

今天清明节放假,回家,之前过了几天所谓的生活,每天穿行于喧嚣的闹市,拥挤的人群,肮脏的空气,“放心”的食物,昂贵的消费。特别是今天,风特别大,到处尘土四起,虽然我戴着眼镜,但还是好几次被沙子迷了眼,特别是刚下了济柴宿舍楼,刚一抬头,就突然一阵大风刮来,一粒沙子刷的一下就进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皮似乎根本就没有反应,沙子是直接打在我的眼珠上的,那破坏力和严重性可想而知!

从济柴宿舍,一直走到花园路西口,到处是风沙肆虐,我在宿舍梳了半小时的发型早没了样,压根就像是从疯人院里走出来的,但是一看周围的人也好不到哪,也就昂头阔步往前走了。

到了历山路那,看见了11路车,可是被车流隔在了这边,我有些着急了,车流一断我就想要穿越,可只听背后一人大喊一声,吓得俺魂魄差点出窍,回头一看原来是交通协管员,那老头拿着一黄色的小旗子,正瞪着要吃人的眼珠看着俺呢,哎呀,妈啊,我马上听话的把已经迈出的一只脚退了回来,生怕如果我不听话,他会不会把俺拖回来,解剖一下生吃了啊?唉,于是只得眼睁睁的看着11路过去了。

终于坐上11路车,由于对于道路的不熟悉,不得不瞪着大眼看着窗外,生怕做过了,什么?瞌睡?还是省省吧!一路上人群时断时续,车上的人也是上了一波下一波的,各色各样的人and人种,传掠而过,红灯停,绿灯行,短短的一段路,让公交走成了九九八十一段,车上还算可以,不算太挤,太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有些热,于是汗就冒出来了,我想:估计那些吹到脸上的沙啊土啊的现在变成泥巴了吧!

到了二环东路俺下了车,可是走错了方向,其实也不是走错了方向,应该是走错了道路,这很明显的被发现了,整条路上就俺朝南走,其余的人好像都商量好了似的朝北走。其实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那是在泰医的时候,大一俺常去图书馆上网,上到中午才回,俺回去的时候,同学们正好去上课,于是整个人流都和俺逆着,走在其中,真有种逆流行舟不进则退的感觉,那时俺就自己安慰自己,那啥要看破红尘,眼前的那些人都是白骨,有什么好怕的!现在俺就是依靠这句名言活着走出来了。

二环东路全是高架桥,终于走到一个没有栏杆的地方,俺就穿过马路,方向就对了,人们的方向就和俺想同了。继续往北,坐了46路车到了东站,我不顾疲惫的身躯,踮起脚尖看了一下,哈,去俺老家的车在那乖乖的等着俺泥!

路漫漫其修远兮

大学毕业实习现在却变成了培训
开始在网上找实习的地方
发了几份简历后
就找到了
本来兴奋不已
可后来觉得报名的地方太远
虽然是在济南工作
最后还是没去
而是找了个培训的地方

我想这样我的新生活就开始了吧
脑海里又开始梦想
那些完美的东西

其实要走的路还很长
也许这条路是涅盘之路

还有两天就开学了 在家里待烦了正好出去走走 顺便坐车把证领回来 也好

打算在学校里多待几天 一是想见笑笑 现在很矛盾 二是还有那个谁
和她找到实习的地方 就回来培训

我是个天才

总有些人不把我当天才,原因不是我不是天才,而是我不是他们心中的天才,我只是我自己的天才.

父母以及社会都不约而同的劝导我要和谁谁谁似的怎么样,也不厌其烦的感叹说:你看人家谁谁谁,你怎么不?不仅如此,他们还有意无意的利用社会工程学要求我成为什么. 然而我是个天才,正如子君所说:我是我自己的.我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或者知道了也会因对我的了解太少而不屑一顾,正如我说我是个天才时他们的表情.他们了解我太少源于我们的交流太少,交流太少是因为他们的思想根深地固,而我只是我自己的天才. 我是个天才,而不是地才,所以在地球上会水土不服,屡屡碰壁,我的翅膀也许早已退化,在人们的说教下总是怀疑自己是否还有飞的能力.只是在黑暗的深夜我的思想才翩翩起舞,我天才的翅膀才扇动起来,翱翔太空,与星星交流,与月亮对话.我属于太空,属于宇宙,我是个从陨落中复原的天才.

人的一生这么短暂,而上半生在趋同的环境中消磨了自己天才的本性,下半生又反过来吃力的恢复.其实从生物学也可以说是从人的本质属性角度来讲,每个人的生存意义就在于差异性,所以又何必使自己成为什么,像谁一样什么什么呢?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不同就注定了他的差异性,又何必强迫自己或顺从了别人的强迫而让自己无所适从,远离快乐呢?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天才,只要这样天才的去想.

天上的星,亮晶晶

天上的星,亮晶晶,好像一双双,一双眼睛,眨呀眨,看呀看,好像童年小伙伴. 真是睡不着,不由想起曾轶可的歌《电车计划》,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计划变化了,变化了.....

看着天上的星星,想像它的遥远,宇宙的能量正在加速减少熵在曾大,不是吗?就像今天看到的,无论金属还是没炭分布都越来越分散.恩,这倒不用但心,不过还是有这道理的,一说到这,我又想起专升本那语文题了,哎,春江花月夜,我都对别人打了包票的,不会考,它却考了;还有那个:听听那冷雨,本来以为那是姓余的写的,姓余的去年“出了事”,肯定不考他写的文章了,不料没搞懂是余秋雨啊还是余光中,这不就考了那:快听那破雨.简直就是和我作对嘛!

童年多好,可惜那个时候太无知,现在童年的小伙伴们早不知去那了.本来朋友也不多,都说朋友之间要经常连系,可我却正相反,好朋友不用考什么联系,就拿这次去济南大学,四年没见的朋友打个电话就到,而且考试的时候还碰到一六年没见的同学,那中见面没一点生疏,一见如故. 话又说回来了,时间过的也忒快,那天晚上我想了,时间过去了却没有记忆真是痛苦,第一次觉得没有回忆是痛苦的.大学三年不痛不痒的就这么过来了,时间其实都跑到一些索碎的事情里去了,当然学的东西也是锁碎的,而切对于我来说开发的发展的大多都是眼界,竟没有深入研究的东西,所以会觉得没学到什么. 又要过年了,心里除了继承了往年的另类想法外,就是还要找工作啊,找工作到还不是问题,问题是父母老让我找近的,比如济南啦,或者直接在章丘算了,可我却想去南方,先就业赚钱,最终是出国定居,说实话,以我的性格是很难忍受中国现在这个关系社会的,在大学里表现的还不明显,到了社会上就明显了,还有那些既的利益者的嘴脸....不过我也深知要想离开就要先适应,希望到时候有了离开的基础心却已被污染,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至于去那个国家,还有待考查.我理想的和谐很简单:可以做自己想作的事,做事的同时还能为自己和社会带来赢利.在这个国度老是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比如眼下的过年送礼,还要走亲戚请客什么的,真是烦!

自己想考的试我肯定能过,可惜专升本准备时间太短,况且还是英语专业,拼死拼活的也还是失败了,索性软考过了,上午题51,下午题53,心情还不是太坏.升不上也好,可以早就业,以我的才能,早就业就等于早踏上实现梦想的路.人生短暂不只因时间短暂,还由于人事纷繁.所以要少关心一些锁碎的小事,尽量少和无关的人打交道.还有不要抑郁,抑郁这个词就说明来,其实是在自找麻烦.还有像我在校内写的:你以感伤的眼神看世界,世界也会还你以感伤.所以要极级向上,乐观面对一切,相信未来.

瞎扯了这么多的淡,在零下几度的空气里,指头都麻木了,OH!我可怜的指头,马上就好,马上就进被窝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