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章随笔 下的文章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家的屋顶

已经记不清从哪个时候起,我停止了写心情笔记。

在记忆中,我还记得以前,刚毕业那会,甚至毕业前,我经常写日记。《音乐里的记忆》、《那人、那雨、那夜》等等文章依然记得。前者是毕业前对于整个大学里的人和事的回忆,而后者则是对那天从网吧回学校,得知我心里的女神早已心有所属的心痛,至今依然记得大雨滂沱……

时间真是可怕,想来已毕业快七年了吧。人都说“七年之痒”,呵呵,此刻也同样如此!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比从神州泰岳出走后所发生的事情更复杂,更让我印象深刻,更难忘。我终于“弃暗投明”,做回了真正的自己。在现在这个社会,做自己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甚至有的人一辈子也做不到这一点!这需要勇气,需要时机,需要熬过那些不情愿扮鬼的漫长的日子,需要很多很多难得的条件……聚在一起,坚持到那一天,临门一脚。

是的,我终于这么做了,我勇敢坚持,担当起来,我做回了自己!

之后,也许会面对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情,更复杂纷繁。但那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怎么想就怎么做就可以了。

我已成长,但我想我还是以前那个特立独行的孩子,不擅言谈,善良而敏感,坚韧而木讷,从不伤及他人,极力想看到一个和谐,皆大欢喜的世界——理想主义者!

上海逾千商住业主南京路游行 数百警镇压

6月10日晚,上海市最繁华的南京路传来“商住两用 网签为界”的口号声,他们由上海市购买商住楼(又称公寓式办公楼)的千余名业主喊出,维权遭到数百名警察镇压,数十人被抓走。

在现场的业主刘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10日晚7时许,一千多名业主开始聚集在南京路的步行街,之后大批警察赶到现场,来了二十余辆中巴,数十辆警车,坐满了警察,另外还有十余辆大巴士。

警察到现场之后将业主们包围,开始抓人,四五名警察抬一人。刘先生表示,有三四十名业主被抓,用三辆巴士拉走,至今还有业主未获释。

视频显示,业主一边游行,一边高呼口号“商住两用 网签为界”,整个维权活动于晚上9时30分结束。

11-7-450x337.jpg
6-14-450x335.jpg
3-26-450x255.jpg
5-21-300x534.jpg
14-3-300x534.jpg
2-31-300x400.jpg

上海逾千商住业主南京路游行,遭数百警察镇压。

据了解,这是上海商住业主第三次大规模维权,今年的5月24日、28日他们分别在人民广场与来福士广场也举行了千人示威。刘先生表示,每次都有警察到场镇压,他在人民广场维权时还被打伤。

据悉,事件起源于今年年初,上海市政府进行商住楼整改,以闵行区和嘉定区进行试点,位于闵行区的绿地峰尚汇楼盘成为整改的首要对象,自今年4月份以来,多次强拆并且发生过业主与拆迁人员的冲突事件,有多名业主被打伤,业主维权无果。

5月17日,上海市政府正式公布了《关于开展商业办公项目清理整顿工作的意见》,规定首先停止审批公寓式办公项目、重新审核尚未上市销售项目;其次,对已批未建和已售未交付入住的项目,全部进行整改。

此外,已交付入住的项目要求相关信息记入房屋交易登记信息系统,开发企业和业主承担整改责任,同时不允许该房屋买卖,也不享受人口户籍、入学等方面的政策。

此意见一经公开,引起购买商住楼所有业主的愤怒,他们因此发起了大规模的维权活动。刘先生表示,目前上海市已经明确标记整改的楼盘有300多座,涉及20万套住房,百万名业主。

业主们此次维权的宗旨是要求政府改变政策,以网签为界限,规划出整改的具体范围。刘先生表示,政策不变,维权不止。

另一位业主李女士也表示,上海目前进行的整改治理非常不合理,也不公平,目前整改基本上是在郊区,如黄浦区、徐汇区则未进行整改,因为此区的商住楼年代久,价格比较高,而新楼盘全部未能幸免,因此商家非常激愤。

“政策根本没有清晰的说法,整改哪些,哪些不整改。我们绿地峰尚汇是第一个被整治的小区,现在政策已经出来,又不允许住、不能买卖,还不给产权证,所以弄得全上海的业主全部起来了。”李女士气愤地说。

由于上海住房限购政策,外地人不可能在上海买到房子,因此商住房成为外地人的抢手房,它的价格比普通住宅要便宜很多。刘先生说:“普通住宅根本买不了、买不到也买不起,上海的房价没多少人可以接受得了, 普通住宅平均180万元一套,商住房则为120万元,首付基本都是五六十万元。”

上海市政府此政策给许多老百姓带来重大损失,一位地产业内人士曾表示,整改范围退至网签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收场,但无论如何,购房者都是会有损失的。

一次让我瞬间长大的经历

原文链接

今天,我突然对人情世故、世态炎凉有了非常深刻的理解。一瞬间,觉得自己成长了许多。

一直有关注我博客的人都应该知道,因为长期编码导致我的身体吃不消了。去年年底从国企离职后就没有上班了,虽然靠着一些投资和理财收入能够勉强维持生活,但是在家还是闷得慌,得找份工作有点事做,有点人际交流。但是又不太想从事繁重的编码工作,正好政府在招聘编制人员,有比较适合我的职位(与计算机相关的,具体就不指明部门和职位了),于是我就屁颠屁颠地报考了。毕竟政府编制内的工作,轻松待遇又好,还有时间业余继续摆弄自己的项目,何乐而不为呢。

凭借着扎实的计算机功底,再稍微看看公共基础题,哥笔试从数十号报考同一职位的人中杀了出来,拿了笔试第一名,比第二名还高了 6 分多。

后来就收到面试通知,面试是结构化面试,然后就看了一些相关的书,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今天早上面试,有另外两个人跟我竞争同一职位,就叫他们A和B吧。最初先和A交谈,A说他昨晚才收到面试通知,什么都没准备,就是裸考。然后他是粤西那边的人,带着浓重的粤西腔调,“是不是”都说成“系不系”那种水平的普通话。哥一听,稳了。B是个笑面郎君,是个湖南人,做手机游戏的。暂时不知道他什么水平。反正就一路都是笑眯眯的。

然后就开始面试了,我是这个报考职位最后一个面试。题目类型完全猜中,就是综合分析+组织管理+应急应变,哥对答如流,有首有尾,中间饱满,层次分明,逻辑清晰。走出面试考室时,哥心里想,这次真的稳了。

考完后,我走到侯分室,A和B都在那里,我问B考得怎么样,他说答了 10 分钟都没有,慌张得要命。确认这一点之后,哥心里笑了,这次真的真的稳了。于是便淡定地跟别人聊天,等待分数的公布。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吧,一个工作人员拿着我报考职位的分数单走过来,贴了在墙上。我信心满满地一看,但是却傻眼了…… 我面试竟然最低分,只有 75 分。而那个裸考的A是 76 分,笑面郎君B竟然高达 89 分。哥心里那个震惊,怎么成绩会这样?我自认为答得这么好,为什么成绩会比那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并且裸考的的A要低?一个好职位就这样擦肩而过了,虽然心里很不甘,但也没办法,灰溜溜地先回家了。

正好,我有个朋友跟我报考的那个局里有点门道,我觉得有点死不瞑目,于是就拜托他去打听一下。具体过程就不表了,最终真相就是,我的面试成绩被打压了。因为那个笑面郎君B正好是背后各种关系需要照顾的人,而我笔试成绩太高了,只能通过打压我的面试成绩,并且要保证,B的分数要稍微拉开我和A一定的距离,所以B的面试分数必须要那么高,而我的面试分数则必须要打压到这么低。

呵呵。

可笑,突然明白这面试其实就是形同虚设,连分数都是可以随意设置的。现在想起笑面郎君B的那副笑脸,俨然就是:呵呵,你们这两个陪考员,铁定进不去的还来跟我抢,白费工夫吧。

其实我一直都没考过这种试,也第一次参加结构化面试。但是这次我总算是懂了,面试成绩为什么要占 50%,甚至 60%,其实都是别有用心的。

哥总算经历一回了,也算死得瞑目了。所以在这里奉劝大家一句,如果你还有报考公务员、事业单位的想法,除非有好运气,除非有好背景,否则最好都别想了。那些好职位大部分应该都有预订的。顺别说一句,我那个职位,中级技术职称就能拿到大约副镇长级别的工资待遇,而且蛮轻松的。我还是太年轻了,这样的职位不早被人觊觎就怪了。

人情世故、世态炎凉。现实就是这样,我们的社会就是这样。记得大学时,一位教授跟我讲过这么一句话:

看着自己有什么样的资源,利用好这些资源就好了。不要看着别人的资源流口水,比如说不要看到人家公务员的待遇多好,你就去报考公务员。能够做官的,很快就能做官,因为别人有做官的资源。

我突然懂了。

这个社会里,没有拥有社会资源的,只能苦逼地每天辛辛苦苦地打工赚那几个辛苦钱。而有社会资源的,则在轻松的岗位上,拿着丰厚的待遇。前者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屌丝,社会中大部分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普通劳动百姓。比如我。屌丝们只能在那些“某些群体”不屑一顾的蛋糕屑里,辛辛苦苦地劳动以分一杯羹。某些屌丝想进入“某些群体”的圈子,这个是在太难太难了,更多时候只是当当陪考员而已。

突然想起在斗鱼直播的 sol 君,他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做斗鱼主播的这几年可能会是我一生中最赚钱的几年了,我也不知道以后这个行业会怎么样。我不会像有些主播一样挂支付宝让大家打钱,我不会问你们要钱的,缺钱了我就去帮别人打点广告。等以后如果不做主播了,我就去卖震动棒(PS:有玩笑性质)”

sol 说,他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剩下一个房间给妹妹住了,所以他爸给他在天台搭了个房间,也就是他直播的地方。他和他家人的关系都比较一般,做主播赚的钱都要留下,希望可以买个屋子搬出去接亲生妈妈回来一起住。

这就是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的梦想。未来大家都不知道,踏踏实实走好现在脚下的每一步吧。

所以,假如你没有背景、没有关系,那么只有也只能完全依靠自己了。看看自己的天赋在哪,优势在哪,资源在哪,发挥好自己的资源优势,才能够在这个人情世故的社会中活得更好一些,也能让自己爱的人活得更舒服些。

共勉吧。

我复活啦

自从谷歌被封,Goagent 阵亡,迫使我在 VPS 上搭建了 ShadowSocket,由于 VPS 的配置过低,同时运行后博客会有卡顿的现象,博客一直处于 shutdown 状态。当然,这个问题可以通过优化来解决,但是我似乎想以这种方式在内心中表达我的愤慨,即使这样做毫无意义。

这一停就是半年!

前几天终于有了点闲暇的时间,于是对 VPS 进行了优化,顺便做了个皮,博客终于可以复活了。

从11年开始一直到现在,我的博客就如我的笔记本一样——忠实的记录下我的生活。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博客也从以前的 WP,再到 Typecho,再到 Hexo,然后又回到 Typecho。我想我的生活也终将如此,只是它的周期更长远些。

这些略带忧郁和伤感的话题还是少说为妙,接下来还是说下复活后的事吧。

说说我这些日子都干了些什么

说说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吧!

回头看去,离上次更新博客已经有两个半月了,时间就像一把杀猪刀,我离刀落下的时间又近了一点。

极限反杀加单杀

过完年,部门独立出来成为了子公司,当然这跟我没什么关系,我还是坐在那里,干着同样的活。但组织架构变了,我们部门也进行了重新分组,每个组负责不同的业务。我被分到四组,负责集团业务。说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很难,而集团业务就这样的事情。开始数据迁移,不算什么;几个2.0的问题和需求,不算什么;可是等到升级迫近的时候,一下提出了颠覆性的需求,整个前端页面都要改动,哦,不是改动,是新做。以一人之力肯定是无法做到这一点,找来了我的小伙伴们——达达和牛牛,在三月中旬开始了连续的加班。页面的改动也是我想要的改动,就是说,我在很久前也想把页面全改了——旧的页面不仅兼容性问题一堆,而且用户体验差的要命。如果不是给企业做,而是面向广大用户的产品,肯定会被骂个狗血临头,达到最终下线的地步。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我这个卑微的码农,我只能在年终总结或在博客里发发牢骚而已。可是这次机会来了,前端页面的原型是非常清新的风格,而要做到的目标就是兼容性和用户体验要好;再加上老大的鼓励和承诺,没有什么比一个人真正想做一件事情来的更有动力的了。半个月的加班赶进度,终于有了成效,首页、导航及列表页面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而我也累的病倒了。其实,我心里很不想这样说。小时候我经常生病,而别的小孩却不这样,我妈就说你看别人怎么不生病呢?我就会感到很自卑,当我说我累的病倒了的时候我其实感到的是无比的惭愧。可是有些结尾的事情还没有完呢,我不能放弃。于是,我在晚上回到村子里在小诊所离打点滴,以最快的时间好起来,继续完成那些事情。这一点和在广州不同,在广州由于是出差,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件事情,心无旁来的去做事;但这次是在家,加班到深夜,回到家,由于盈珊在醒的早,几乎连续几天都是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再有正直冬春换季,我感冒也情有可原了。但无论如何,我坚持了下来,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这一点是值得骄傲的。

回头想来,这也许可以说是一局Dota里的场景,我在带线的时候,碰到了对方的主C,主C企图要单杀我,我不得已叫来了两个辅助,要跟对面拼了,双方几次放大后,我成了残血,而对方的主C却几乎还满血满蓝,而我的辅助也不在这边了。在这关键的时刻,我趁双方大都CD的间隙,瞬间掏出大药瓶和小净化恶补一记,然后回头反杀主C。这一记单杀获得的经验和金钱无数,由此我成了本方的主C。

清明办证血泪史

时间很快就到了清明节,这是个奔波加虐心的日子。清明节回家办准迁证来来回回走的路几乎比以前半年走的路还多。从章丘到济南,再从济南到日照,从日照到莒县;或者从章丘到淄博,从淄博到莒县。去一趟要8个小时的样子,当天都回不来。

星期一

去办介绍信,因为那人家里有事,等到下午才把介绍信办出来。

星期二

第一趟和豆子一块去的,从家到济南两个半小时,从济南到莒县四个小时,从莒县到中楼一个半小时。早晨六点出发,大约两点到了中楼,问了下说要拿准迁证来这,而不是来这办准迁证。我和豆子一下楞在当场,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烦的要死,八个小时加两三百块钱岂不是浪费了,盈珊在家让她奶奶看着,一天都没吃上奶想妈妈,这罪岂不是也白受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又有什么办法呢?又有什么办法呢!回去的路上我们打车去赶车,直到坐上去济南的车才想起应该办着户籍证明,以前的户籍证明已经过期了,可是已经晚了,我们只能在心里庆幸着从豆子家拿的户口本也可以。

一路无语,到济南的时候已经八点半,在火车站吃了点饭,吃这顿饭还被宰了,细节就不想说了。终于打到了去白云湖的车,出租车司机不知道路,我们也不知道路,汽车在黑暗中顺着小路前行,从唐王路口出来一切顺利,但到了唐王却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不得不又掉转头沿原路返回,最后靠着豆子手机上的百度地图找到了白云湖大坝的沿湖公路,这才最终找到了路。回了家,此时已十一点半多了,小盈珊已经睡着。我妈说盈珊晚上找妈妈哭了好几次了,现在才刚刚睡着。我们蹑手蹑脚的,开门洗刷关灯,结束了这一天。

星期三

我骑自行车去位于湖心桥的白云湖派出所,当然我骑的快,半小时就到了。第一趟,说介绍信应该开给公安局,第二趟,去了人家说除了介绍信、结婚证、户口本和身份证以外还要房产证,以及这些证件的所有复印件,于是我又骑回去拿房产证并复印所有证件。第三趟,拿着这一摞证件,那人说没有户籍证明有户口本也行,听到这我心说还好还好。然后,我按照人家说的写申请,按手印。最后终于要登记的时候,那人说你这户口本上的地址和现在的地址对不上,豆子家现在划给日照市兰山区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必须用户籍证明。听到这,幸亏我心里早做了准备,但还是差点哭出来,说:好吧,我明天去,今天肯定不行了。

来回的路我走的都不同,骑着自行车欣赏着大坝两边的风景。去的时候,上大坝的路是非常平稳的水泥路,我骑的飞快,耳边呼呼风声,等到快到大坝上的时候,我故意停下来,享受惯性的作用直接爬升到大坝上,尽管坡度很大;回的时候,下大坝当然更是一种享受了,不用蹬车子就这样呼呼呼的跑出老远。

下午,一点半,我坐上去明水的车,我要走这条没走过的路线——从明水到淄博,从淄博到莒县——这样近点。这时候我开始用手机上的“我的足迹”应用记录我的行程,这次我自己去就行,因为只需要拿户籍证明那张纸而已,唉。大约两点十几分到了明水车站,我问了别人,淄博到莒县的车最晚四点二十,而去淄博的车两点四十走,一个半小时还是可以赶上的。明水去淄博的车,收钱的是位中年妇女,开车的是她的儿子,都是很善良老实的人,我跟他们聊了几句闲话,车上还有为出家人——尼姑,是博山上的尼姑庵里的。

车子刚开出明水,轮胎就扎了,两个轮子都坏了,幸亏旁边有汽车修理店,很快换上轮胎,大约耽误了二十分钟左右,为了赶时间,他们换上一个轮胎就再次出发了,车速很快,终于准时到了淄博。买了四点二十出发的车票,买票的时候又被宰三块(出示身份证就默认买了保险)。不管怎样,一切顺利就好。好笑的是,淄博去莒县的车上就三个人,我,司机,司机他老婆,这么大的车上就我一个乘客而已。我问司机,怎么就我一个人,司机说这个点有点晚,到了莒县就八点多了。我心里又笑,笑自己当时还想今天来个来回呢,而现在别说一个来回,去都去不了,得在莒县住一晚了。

四个小时的路程,我一个人,着实无聊的紧,我不断用我的足迹记录着,看着窗外的风景,或平原或丘陵或山脉,有谁能想到,几天前还在北京码字的码农会突然出现在此处。每个人的人生真是难以想象的,即使自己对自己的人生也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不要不相信自己的人生会有辉煌的一刻,也不要因为看了几部电影电视剧几篇新闻,了解了几个人的人生就拿来想象。

天黑的时候到了沂水,这时手机也快没电了,我关了我的足迹以期手机能坚持到最后。果然八点多的时候才到莒县,手机还有电,而且还接了几个电话,三儿子果然是三儿子。在莒县车站找了个能上网的宾馆住下,顺便解决集团VPN的问题。简陋的宾馆一晚50块,等到把问题解决完已然到了一点多,隔壁传来了女人的叫床声,而我困的不行无暇去听,昏昏的睡了过去。

星期四

七点多起床直奔莒县到中楼的车,一个半小时准时到达中楼,正如所料,派出所九点才上班,拿了豆子的身份证办理了户籍证明。当派出所工作人员把那张纸递给我的时候,拿着那张纸的我,心中没有愤怒没有埋怨没有...,什么都没有了,我想我已经麻木了,这是另一个世界,我只想尽快弄完,不管付出什么,尽快让我回到以前的世界吧。

从派出所出来,本想打个电话给家里说户籍证明办出来了,可惜手机欠费了。于是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充值店就进去了,我说了手机号,然后递过去50块,也没看着那人给充上就跑出了店。因为从中楼到莒县的车马上就要走了,我得赶车...

一路上我不断打电话,不断听“对不起,您的电话已欠费!”。终于到了莒县,又花50块买了张电话卡,充上钱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刚打完电话又接到文博的电话,说给我充了100块,说话中,又收到一条短线说我在中楼的跨省付费也充上了,我心下:呵呵,这下里面200块了。马不停蹄的坐上莒县到淄博的车,原来返回。到明水时,只剩下六点的末班车了,看到有车我终于可以安定些了,然后不疾不徐的在那里买了些吃的带回去,还给盈珊买了点。但当到家时已然又七点了,户籍证明只能明天给了。

星期五

小雨,上午去派出所,派出所停电,什么也办理不了!绝望吧绝望吧,可是我已麻木了怎么会绝望呢?

星期六

去派出所终于重写申请、签字、按手印,办理完,然后说得等审批,要等大约一周时间。下午,终于踏上了回北京的高铁。

以上就是我办准迁证的血泪史,当然截至我回去也没有办出来,只是必须我去的地方办完了。一个星期后家里打电话来说审批没过,房产证上有个字写错了,从村里写了证明信,再提交上去审批,要再等一周。这...呵呵...哈哈...嘿嘿...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