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章随笔 下的文章

那人,那树,那狗...

在济南的最后一个晚上,实在是睡不着了,有许多事情值得去做去想,而我能做的只能是蜷缩在租的房子里,在黑暗的角落里,坐成一朵憋闷和无奈。

听着辛晓琪的 “Reasons”,在这深夜可以无所顾忌的流泪,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我想很多人是无法了解我此时的心情,我想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就在陷入一团人为的阴影之中,继而错误的深渊。我总是如此!

时间冲淡了我的回忆,很多事情变的若隐若现,埋的越来越深,深的无法发芽成长,深的从此不见天日,深的如辽阔的沙漠中的一声吼,没有任何回应,无论力量多大,都全然散尽在无边无际的寂寞之中,只剩喘息之声还证明自己还活着——这是可怕的淡忘!

经历了就会有记忆,过去的终究会淡忘。可是我不愿淡忘,淡忘那些支离破碎而有浑然融合的琐碎,因为那些正是组成人生的时间片段,淡忘了就是人生的残缺,一大段一大段的惨不忍睹的空白形成的恐怖情景,每个曾经有过在需要回忆而无从回忆的人都不难理解。

什么事情的发生我们都想找到它形成的原因,继而在因的基础上找到果。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我们的生存本身就没有原因。所以我们呱呱坠地没有原因,我们刻苦努力没有原因,我们奔波劳碌没有原因,我们爱恨离别生死没有原因....一切都没有原因,一切的一切,我们所谓的原因,只是我们为了安慰自己给的一个个无力的借口,那些所谓的原因也只能局限在人类狭窄的思想桎梏里——没有原因的原因是因为有太多的原因了。

请问你相信缘分吗?请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请问....这些问题都是人们常常问的,无论人们回答了相信或者不相信,在回答的时候,他们都是心虚的,因为一个按照人类社会规则去生活的人断断续续的用信念维持自己的成长,而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了。人,好可怜!

心理学里说,人有几个心里阶段,最低的是生理的需要,再往上分别是:别人的尊重、爱、自我圆满。我至今无法懂得什么是爱,我只能说我很孤独,越孤独的人对于爱情就了解的越深。

那人,那树,那狗...世间更多的不是缘分,而是物是人非,牢固不破的不是爱情,而是那份孤独,唯有孤独不会离弃。我只希望自己有份随缘的心,在万事万物中,寂静如那颗树一般,渐成参天....

Go Go Go......

颓废了两天 ,一天吃一顿饭,度过了在济南的最后一天,到了晚上,听着歌,蓦然的感到无限留恋。

不知道,一切都不知道,此去北京将会怎样,会遇到怎样的事情,怎样的人。

我没有太多的期望,权当是一次旅行,一次时间稍长的旅行。无论怎样,只是人生的一个段落,不知道这个段落有多长,此去遥遥无归期。

七月,发生了好多事,我在生日的那天辞职,在本命年去北京,去一个泱泱天朝的帝都。对于我,是多么神奇的事情!

一个人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发生什么都不会惊慌,就像公司在最后对于我的宰割,但是我没放弃争取
,这是最好的状态,对于任何的不公都坦然面对,不慌不忙,为了最重要的目标而前进,又有什么东西能阻挡我呢!

每做一事,最好只追求一个最在乎的目标,其余都可让步,这样达成目标的机会才高。比方说,做这事最在乎是学经验,那就别计较钱;做那事最要紧是钱,那就别计较面子。若做一事,又想学经验,又要赚得多,又要有面子....如此美事,有得等啊!

呵呵,说的好啊!

人生的路长着呢!

在一次搜寻 hibernate 里的一个方法时,发现了一个 google code 项目,在里面看到一个人,作为一个程序员的感悟,深有感触。

像小孩学步一样,迈出最开始的那一步是困难的,开始我也很纠结,去与不去真是个问题。去的话,将抛弃一些事情,就像黄工说的那样。同事么广豹也说,那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那里你人生地不熟,一切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而如果开始了又没打算长期“驻守”,那将是一个很消极的计划。

我妈说,你在这样一个岁数,却跑去那么远的地方,是多么不孝,别人都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而你却离乡背井,在外面“晕”,真是大大的不孝,而我,只能:

无语……

我觉得,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我知道自从高考失败之后,我的人生就慢下来了,我陶醉在自己想象的空间里。那是一个结界,我在那里脱离了世界,于是前行的路几乎停顿下来。大学更像一个梦,梦醒时分已到了毕业时刻。但是现在我到了社会上,已然已经有一年了吧!遇到了许多黑的白的事情,我也开始总结其中的得失教训。

那天我做梦,梦到了前世,被遗忘的前世。就像,村上春树在《挪威森林》里说的那样,有些梦想,我们长大后已经遗忘,遗忘到忘记那些梦想曾经在头脑里存在过。

在梦里,我恍然大悟,头脑里瞬间积聚了太多的记忆。那种冲击,那些悲欢离合的一幕幕,让我一下就大哭起来,最后竟然哭醒了。我的前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曾经沧海的日子真是快乐而无知,有趣至极。以后一定讲给豆儿听,让她笑死...哦哦哦...是笑个够!哈哈!

做人何必那么世俗,父母之命大可不必太教条,万事都是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解决,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不要太多去计较别人的看法。世界这么大,人海茫茫,人心更是茫茫,只要两颗心靠近,互相关爱对方,神马都是浮云!

我这人有时候坦然有时候抑郁,虽然被封为阴圣,自封为邪神,但在人间生活的久了,难免染上一些人间的俗气,而使自己遇到一些事情无法洒脱,这也难怪乎啊!

当然这些都是自己调侃的话,但调侃的久了,便是一种信仰一种信念一种精神,哈哈! 再怎么说,老子也是研究过“大道运行论”的啊!

我还有个大大的缺点,就是不怎么喜欢和人沟通。注意是和人!走在路上我倒是很喜欢和那些小猫小狗的沟通的,小小孩也还可以。但是到了自己作为一个立场,放到一群猪狗羊马之中的时候,就飘忽不定了。说白了是自己太固守自己的立场和面子,那根本那根那的,没什么关系嘛!和人沟通总是有一些隔膜的,不过隔膜的厚薄就要看你的心态了。

我的心态就不好。

这几天我学会了一种方法,就是做事要有霸气,唉!我真是后悔,我缺的就是这个!

霸气!

以前自己看不出,现在终于明白了,婆婆妈妈,简直就一娘们嘛!你爷爷的!以后一定要霸气!靠!干嘛不霸气!对的一定要理直气壮,错的也一定要理直气壮的承认。

嗯,霸气!

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的自控力太小。雨果说:人最坏的心情就是自己无法控制自己。说的一点没错,那种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简直要命啊。自己失去理性就失去自控了,要有理性!

总结一下:

  1. 霸气

  2. 自控力

  3. 理性

  4. 沟通

  5. 奶奶个腿的

嗯,最后做首诗吧!诗性大发,憋的不行啊,哈哈!

此去前路无知己
随风迷雾多变幻
小儿不孝驳母命
纠结无限始艰难

蛟龙游嬉多霸气
前世穿梭必彪悍
如今北漂豆相伴
坐等君去除巫山

君之所说,尽皆我想

原文链接:http://wangcong.org/blog/

最近这几天状态实在不好。吃饭吃不好,以前吃完还感觉饿现在都吃不完;睡觉睡不好,一下班回来就昏昏沉沉,躺在沙发上就能睡着,昨天晚上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实在睡不着的时候就去看会儿书,看到困了然后继续去睡。说是在睡觉,其实很多时间都在醒着或者半醒,在想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情。想出去走走散散心,结果动都懒得动,什么都不想干。我也恨不得马上就精神起来,像以前那样,可是真的不行,这需要时间,希望过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一切都会过去,不是吗?

其实我属于那种经常独来独往的人,习惯一个人去做很多事情,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书店看书,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唱KTV……有时候也想身边有个伴该多好啊,但仔细一想其实那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有谁可以在你想约的时候就约出来,随叫随到?心情好的时候出来高兴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出来陪你一下?半夜睡不着了也可以出来说说话?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会,他/她也会忙,总有出不来的时候,因为各种各样的无法拒绝的理由。就算有个女朋友也不会,她也会有她的事情,也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可以陪着你,而且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也要陪她,她不想见你的时候你还得躲着她,照顾她比照顾自己还要累。父母会吗?也不会!很多时候父母根本就不在身边,即使回家去看他们也可能会吵架,代沟太深,很多东西他们无法理解。比如我爸妈,他们似乎永远都理解不了周末为什么不去上班?在他们眼里周末上班那才是天经地义,就像在我眼里周末不上班才是!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可见,其实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孤单的,只是有时候我们体会不到而已。我们孤单地来到这个世界上,以后也会孤单地离开。即使以后结了婚,你也会发现自己在某些时候会感到孤单。因为人和人之间总有各种各样的隔膜,永远无法消除,哪怕你们再亲近。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你永远无法走入另一个人的世界中去,即使你们天天生活在一起,你也无法知道此时此刻他/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人,生来就注定是孤单的。

人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动物,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上面说人其实孤单的,但人又耐不住孤单,于是就有了婚姻,就有了朋友,就有被我们赋予各种意义的事情去做,这样一个人才不至于在漫长的人生中感到过于孤单,它在群体中找到归属感,在婚姻中找到幸福感,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在攀比中找到荣誉感。因为这些东西,人类就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价值观,就是他们对这些东西的理解和追求。这就是所谓的人生,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一直演变到今天。不同的人对此又有不同的认识,于是就有了丰富的人类社会。看透了,你会发现,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非常虚无的,只是人自己创造出来的各种不让自己感到孤单的借口罢了。

说到社会,马上就变得精彩起来了,尤其是当引入了钱的概念。钱是一个好东西,是人类的伟大发明。钱其实就是利,它只不过是把“利”这个抽象的东西实在化了。人从原始的幼稚的人进化到成熟的人,就是因为对“私有”,对“利”有了认识,意识到了自己利害关系,又加上有了社会的概念,于是就产生了阶级,一直延续到了今天。人类历史的演变其实就是阶级的演变。今天你再看人类各种各样的斗争,说到底无非就是一个“利”字,因为每个人、每群人,都想让自己有利可图。可人人都这样社会没法存在,于是就有了法律和道德,去约束人们,规定他们在某些不合理的情况下不能去谋取某些利益。

所以,人类社会其实是很荒谬的。人这一生就是很短暂很孤单,人生观、价值观等等一切的一切其实就是为了让人活得,或者让你自己觉得你活得,更有意义一些,让你有活下去的动力,让你不感到孤单。如果哪一天所有人都不再认同这些观念,那么它们就不会有任何意义了!

绝大多数人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赖以生存的就是这些人生观和价值观,因为他们被教育如此。他们之中存在各种各样的偏见,这些偏见形成一种力量,这就是下面要谈的世俗。世俗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没有哪一个人能够左右得了,哪怕是古代的皇帝,现在的总统,因为即使他也天天被各种世俗所左右,被各种流言所困扰,不可能为所欲为。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儿,其实就是由世俗决定的,世俗决定了当前的社会是什么样子。

世俗是由多数人决定的,而多数人往往是愚蠢的,相比较那些少数的天才来说,所以天才往往被世俗所伤害,他们才想到去改变一些世俗。有些人成功了,我们称之为伟人,因为他们改变了我们世俗的一部分内容。可是改变世俗是需要很大勇气和力量的,这使得一个人成为伟人变得困难重重,而顺应世俗又是那么的容易,通常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世俗的潮流会像波浪一样推着你去顺应它。这很公平,你想成为伟人就得花很大的力气去改变世俗,而成为俗人什么都不需要做。没有人能够改变整个社会,因为没有人能改变整个世俗,世俗是靠时间和一些人一点一点去改变的。

人迟早都会死亡,人类这种贪婪的动物迟早都会灭亡,和宇宙相比较,人类又是那么渺小,所以人生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任何意义都是人类自身捏造出来骗自己的。人为什么要活着?没有什么理由。或许我们应该去问问狗,它们似乎比我们知道得更多……

“我认识的人越多,我越喜欢狗。”

小邪和笑笑一直都在

那天晚上,我与她见面了,我在楼门口处等她,天色已晚,但还算明着,风不大,这正是我期待的情景,然而她迟迟没有出现,我站在门口的平坦的小广场上,眼睛望着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那么多,她们好奇的望着我,我也奇怪的望着她们,因为我不知道她们中的哪个是她,我只能以我自己也无法解释的目光看着人群,那是一种焦虑,无助,期盼,紧张,又略带快乐,窘迫的眼神吧!也许……门口有个女生朝我看了几眼又看了几眼,我便一下跑过去,那么无预兆的直接说:“你是……吗?”那女生戴着耳坠,让我想起了初美,女生一下笑了,没说什么就径直的走开了,我知道我又认错人了,一阵窘迫使我的脸发红发烫,我怎么这么鲁莽呢?这几天总是如此。

我站在门口,开始不是所措起来,手不知往哪放,一会叉腰,一会抱胸,一会又放在口袋里,进进出出的都是女生,感觉自己站在那里简直就是一只傻鸟。可是我必须坚持,我说要来就一定会来,我说要做什么事就一定会去做这件事,即使不成功,甚至受伤,伤愈之后依然会这样去做。有些承诺会因许多因素的纠结而无法完成,我内心就会愧疚不已,会用其他的事情尽力弥补。一诺千金,并不是一诺无价,还有弥补的余地的,即使千金。

我掏出手机,拨通她的电话,让她快点,她说马上下来,我就挂了,抬头望向楼梯,并不是为了看见她,即使看见也认不出,因为我们还为曾见面,只因这样她能看见我,因为楼门口只有我一个男生……

我很痛恨和失望用精神无法左右的现实,也很痛恨自己内心的卑贱无法超越现实,而只能以虚伪的外表现世,我一直在竭力实践自己内心早已否定了的许多的不可能,同样也一直在碰壁中痛苦不已,这俨然已成了我的秉性,早说了:人其实不是善变,善变的只是一面面的面具。

终于她出来了,穿了校服,梳着小辫,起初我没看到,只是她左右的寻找,让我辨别出来。我走上前说:“你是……吗?”声音不高,但我很确定她能听见,那一瞬我内心甚至都要去感谢空气了,感谢它做了介质把我的声音传递过去,她没有回答,只是像刚才那女生那样笑了,但那是确定的笑,而刚才那笑刚应该是嘲笑吧……

人生有许多无法想象的事情,无聊和寂寞并肩而行,当你感兴趣的事情中有一样受到了限制,所有的情绪都会投入到这个受限制的兴趣上,这是叛逆者的通性。大学说白了,就是思想最分散的时期,当你走上社会也就走向思想中的某一点,而别的点都在固化或淡化。

我说:咱们走走吧!她双手掏在口袋里点头默许,这时的天空已然变黑,校园中夜色渐浓,想不到她走起路来这么快,我只得跟在其后了,过了行政楼,过了同力桥走到了体育馆那条路……

城市让生活更糟糕——清明回家记

今天清明节放假,回家,之前过了几天所谓的生活,每天穿行于喧嚣的闹市,拥挤的人群,肮脏的空气,“放心”的食物,昂贵的消费。特别是今天,风特别大,到处尘土四起,虽然我戴着眼镜,但还是好几次被沙子迷了眼,特别是刚下了济柴宿舍楼,刚一抬头,就突然一阵大风刮来,一粒沙子刷的一下就进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皮似乎根本就没有反应,沙子是直接打在我的眼珠上的,那破坏力和严重性可想而知!

从济柴宿舍,一直走到花园路西口,到处是风沙肆虐,我在宿舍梳了半小时的发型早没了样,压根就像是从疯人院里走出来的,但是一看周围的人也好不到哪,也就昂头阔步往前走了。

到了历山路那,看见了11路车,可是被车流隔在了这边,我有些着急了,车流一断我就想要穿越,可只听背后一人大喊一声,吓得俺魂魄差点出窍,回头一看原来是交通协管员,那老头拿着一黄色的小旗子,正瞪着要吃人的眼珠看着俺呢,哎呀,妈啊,我马上听话的把已经迈出的一只脚退了回来,生怕如果我不听话,他会不会把俺拖回来,解剖一下生吃了啊?唉,于是只得眼睁睁的看着11路过去了。

终于坐上11路车,由于对于道路的不熟悉,不得不瞪着大眼看着窗外,生怕做过了,什么?瞌睡?还是省省吧!一路上人群时断时续,车上的人也是上了一波下一波的,各色各样的人and人种,传掠而过,红灯停,绿灯行,短短的一段路,让公交走成了九九八十一段,车上还算可以,不算太挤,太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有些热,于是汗就冒出来了,我想:估计那些吹到脸上的沙啊土啊的现在变成泥巴了吧!

到了二环东路俺下了车,可是走错了方向,其实也不是走错了方向,应该是走错了道路,这很明显的被发现了,整条路上就俺朝南走,其余的人好像都商量好了似的朝北走。其实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那是在泰医的时候,大一俺常去图书馆上网,上到中午才回,俺回去的时候,同学们正好去上课,于是整个人流都和俺逆着,走在其中,真有种逆流行舟不进则退的感觉,那时俺就自己安慰自己,那啥要看破红尘,眼前的那些人都是白骨,有什么好怕的!现在俺就是依靠这句名言活着走出来了。

二环东路全是高架桥,终于走到一个没有栏杆的地方,俺就穿过马路,方向就对了,人们的方向就和俺想同了。继续往北,坐了46路车到了东站,我不顾疲惫的身躯,踮起脚尖看了一下,哈,去俺老家的车在那乖乖的等着俺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