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屋顶

已经记不清从哪个时候起,我停止了写心情笔记。

在记忆中,我还记得以前,刚毕业那会,甚至毕业前,我经常写日记。《音乐里的记忆》、《那人、那雨、那夜》等等文章依然记得。前者是毕业前对于整个大学里的人和事的回忆,而后者则是对那天从网吧回学校,得知我心里的女神早已心有所属的心痛,至今依然记得大雨滂沱……

时间真是可怕,想来已毕业快七年了吧。人都说“七年之痒”,呵呵,此刻也同样如此!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比从神州泰岳出走后所发生的事情更复杂,更让我印象深刻,更难忘。我终于“弃暗投明”,做回了真正的自己。在现在这个社会,做自己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甚至有的人一辈子也做不到这一点!这需要勇气,需要时机,需要熬过那些不情愿扮鬼的漫长的日子,需要很多很多难得的条件……聚在一起,坚持到那一天,临门一脚。

是的,我终于这么做了,我勇敢坚持,担当起来,我做回了自己!

之后,也许会面对更多的人,更多的事情,更复杂纷繁。但那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怎么想就怎么做就可以了。

我已成长,但我想我还是以前那个特立独行的孩子,不擅言谈,善良而敏感,坚韧而木讷,从不伤及他人,极力想看到一个和谐,皆大欢喜的世界——理想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