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雷洋 下的文章

谁知道灾祸何时临到自己头上?

文/蔡慎坤

随着党媒的集体介入,雷洋之死的有关细节渐渐清晰,至于真相,人们就大可不必奢求了,雷洋之死不会有什么真相!至于家属和律师强烈要求调取现场视频资料,有媒体已经给出了答案:事发小区物业称电子摄像头坏了!那么,满大街的摄像头呢?警方的执法拍摄仪呢?结论也是都坏了!

今日《人民日报》发布了权威的警方通报:[北京警方通报雷洋死亡事件]①雷某试图逃跑,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将民警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②行驶中雷某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③将雷某带回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④雷某在足疗店嫖娼,支付200元嫖资。

爱国爱党的雷洋是个好青年,在微信朋友圈晒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他根本没想到灾祸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在他的潜意识里,警察不会打人,犹其是不会打他这样的好人,他误以为便衣是一帮绑匪是横行城乡的黑社会,因此他反抗他逃跑他甚至向周边的居民向茫茫的黑夜喊“救命”“救命”!然而不幸的是,死神己经倏然而至,雷洋逃无可逃!

刚刚成为父亲的雷洋,在去首都机场接人的1小时09分内,迅速完成了嫖娼、被抓、反抗、逃跑、审讯、招供、死亡等全部过程。无论真假,公众需要的是真相,而不是摄像头坏了执法拍摄仪坏了的托词!更不该由警方来反复发布所谓的权威声明,昌平警方一系列作为令其公信力几近无存!换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警方自动成为嫌疑人,且100%被陪审团定罪。不然的话,每一个人都会沦落为下一个雷洋!

有媒体事后叙述,5月7日当晚,有超过20位小区居民目睹了雷洋挣扎反抗的过程。当晚大约九点二十分左右,看到一位身高1米7左右的年轻男子突然从小区门口一辆车上跑下来了。当时那辆车并没有发动。他跑进小区后大呼好几次“救命”,声音充满了惊恐。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小区很多人。

目击者看到这个突然跑进小区的年轻人,身后有3个人在追他。追进小区后,没追几米就把他控制在地上了。之后又赶来三个人。雷洋倒在地上的位置就在小区一块收费停车场蓝色牌子下。目击者注意到,雷洋额头上有肿块,胳膊上有血。另一目击者看到雷洋头朝上仰躺在地上,有人踩着他的脚在给他拍照。

“不要让他们把我带上车。”一位目击者说,听到雷洋跑进小区里喊了这句话。他当时还在大喊“这些人不是警察”。也因为如此,围过来的小区居民一度以为并没有穿制服的警察是坏人,即使他们出示了证件也不信,把他们围住不让离开。后来小区有居民打了110,附近派出所又来了两位警察,确认了追打雷洋的人的确是警察,居民才散开。

雷洋第二次被警察带走的时间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目击者透露,他应该总共在小区地上躺了半个小时左右。最后,有三名警察把雷洋连拖带拽地再次拖上面包车离开。而在居民报警后,两名派出所的警察赶来确认便衣警察们的身份后,雷洋没有再吭声,也不说话了。直到他再次被拖上车,也没再喊什么。(见《成都商报》、《新京报》)

雷洋之死给公众带来的冲击与恐惧是前所未有的,谁也不知道灾祸何时临到自己头上,如果说党媒关注雷洋之死是出于正义和良知,倒不如说是出于恐惧!对公权力的恐惧!在一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权的社会,每个人的生命都如同草芥!谁也无法预知自己在嫖娼或没有嫖娼的情况下,会不会被警察塞进通往死亡的面包车。

公权力不受制约是当今最大的腐败也最让人恐惧!公民的尊严、生命、财产安全在公权力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让任何一个陶醉在“中国梦”里的人都不免心惊胆战!如果再不改革,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种黑社会横行城乡。当今黑社会乱象远不仅仅只是在底层,在无法无天的公权力面前,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公民的合法权利根本得不到任何保障。

一个青年才俊一个满满的正能量好人莫名其妙突然丧命,而且还有一个嫖娼的污名,真是对这个时代这一代人绝妙的嘲讽!退一万步说,就算是雷洋涉嫌嫖娼,也不至于被追打惨死!嫖娼只是一个道德问题,严格来讲,根本就够不上什么违法犯罪,何况雷洋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好党员好青年好丈夫好父亲,与你我他一样或许还是一个幸福的小资或中产。

有人感慨唏嘘:我们这代人注定是历史的尘埃,在有生之年或许都无法抵达理想的彼岸。但如果所有人都甘做埋首撅腚的鸵鸟,那么我们的后代也将永远无法迎接光明的未来。正是历史命运安排了个人宿命,决定了这一代的理想主义者必须接受如此深重的寂寞、无力和牺牲,以堂吉诃德的勇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如诗人海子所言——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在这个浮华与绝望交杂的时代,安逸是可以理解的平凡选择,偶尔慷慨激昂几句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挂羊头卖狗肉的沽名钓誉之辈更是如过江之鲫。但这个社会总需要有那么一些舍弃功名、拒绝诱惑的担当者,举起理想的薪火,穿越时代的黑幕,让众生脚下的大地不致彻底沦陷。

雷洋和魏则西事件对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作者:三力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037443/answer/10037307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魏泽西和雷洋事件相继发生,我一直在全程关注,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我校友,带了个人感情,几乎每个相关的报道和信息来源我都会点开仔细看,感慨颇多。

魏泽西事件和雷洋事件被放在一起说,其实它们的故事情节完全不同,魏泽西事件的关键词是什么?百度(信息来源垄断、无良企业)、医疗管理(虚假广告、无良医院)、官媒(人民日报文章被误读等)。

雷洋事件的关键词:国家暴力机关野蛮执法草菅人命、宣传部门阻碍言论自由疯狂删贴。

可能还有别的角度,但这几个关键词可能是大多数人的关注点。

那么为什么大家习惯把它们放在一起说?

因为它们引发的大众反应是类似的:民众面对官方空前的不安全感。

魏泽西和雷洋一个是大学生,家里不管借也好贷也好能凑出20万医疗费,雷洋更是名校硕士体制内工作有家有业。他们已经不同于我们会在报纸上读到的“每天花两块钱住宿找工作的文盲民工”、“都是精神病的农村上访者(北大孙东东教授语)”这样的纯底层人民了,从全中国14亿人口来看,魏泽西和雷洋的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都算是至少前50%的人士吧,相信会在知乎和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引发比较强烈的代入感。而他们的故事,都发生在天子脚下。

如果说文盲民工和上访者离我们很远,那么魏泽西雷洋,离我们很近。

这样的人,同样不能免除去人民解放军开的医院治病都能被治死,跟着警察都能离奇死亡的后果,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谁在保护老百姓?谁能保护老百姓?谁会保护老百姓?我们那么害怕成为下一个魏泽西或者雷洋,因为这个可能性从来没有过的贴近我们每一个人。

其实我个人觉得魏泽西和雷洋事件在法律、实证层面都有被舆论传播搞变形了的地方。

比如人人都在骂百度,但其实广告竞价排名是搜索引擎的惯常使用模式,谷歌也是如此操作,而百度的运营可能有不道德不合理之处,但并没有违法之处。

比如人民日报白剑峰的文章,本意是表达需要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政府必须正视医疗体制问题,改革刻不容缓(原文人民日报不吐不快: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观点--人民网)。文章的部分文字虽有伤众嫌疑,但观点还算公正客观,并在随后发生的陈仲伟医生遇害悲剧中得到印证。这样一篇文章,最后却被标题党做成“请这届病人安静去死,不要添乱”而在各大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当然官媒又被骂得狗血淋头。

再比如雷洋事件,他是否有违法行为,他的手机有没有被他人破解,警方执法有没有过当,便衣警察执法是否需要配戴执法仪,等等疑问,民众均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下迅速作出了不利于警方的判断。

魏泽西事件我认为医疗管理部门有重大失职,等待进一步调查和处理结果。雷洋事件我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昌平警方有被证明的不当执法之处。

但这并不妨碍抨击政府和行政机关的言论往往得到迅速传播、夹道欢迎。

这当然不客观,甚至不正确,可是:

为什么?

因为民,已经不相信官了。

官说白,民自然反应就觉得肯定是黑;官说黑,民毫不置疑就认为是白。

这当然不理智,甚至很愚蠢,可是:

为什么?

因为官坑了民太久太多次,民对官的信心耗尽了。

别的不说,就一个食品安全问题,毒奶粉、毒大米、苏丹红鸭蛋、孔雀绿鱼虾、甲醛奶糖、带花黄瓜、地沟油、染色花椒、墨汁石蜡红薯粉、瘦肉精、假牛肉、毒韭菜、福尔马林浸泡小银鱼、染色馒头、毒豆芽、毒生姜、染色蛋糕……

如果官是个“小政府”也就罢了,可是一个网红的视频说句“他妈的”“小表砸”都能管,跟雷洋事件相关的链接删得那么果断干脆,民觉得官很“大”。

之所以没管好,是不想管。

官,不在乎一民两民的生死。

官求的是发展和稳定,不是个体的正义和公平。为了前者,可以牺牲后者。

所以,民害怕。

当怕到极致的时候,表现为愤怒。

一个转发雷洋事件的朋友留言说曾经有过因为不满警察执法说了句“我要投诉你”而被带回警局拘留一夜的经历,一个检察官朋友告诉我被害人被偷了车,派出所找回来了一个月都不还给人家要人家交两万停车费……

你猜猜这些人看到雷洋事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请不要埋怨他们不理智,他们曾经有过切肤之痛。

民愤的表现和方向难免有被煽动和盲从的倾向,但民愤的爆发,都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累积。

更可怕的是,“防民之口胜于防川”至今还是宣传部门的金科玉律,魏泽西雷洋事件的贴子删得叫一个雷厉风行。但不要忘了这句话后半截是“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阻止人民进行批评的危害,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不让人民说话,必有大害。

年轻人,要多读书,不要让老祖宗的智慧被糟蹋了。

如果官惯于不公开不透明不让人说话,那就不要因为被民误解而委屈。

没有做错事,你怕什么?不怕,你遮什么?

这是逻辑的思维,而逻辑的力量,是钢铁的。

雷洋之死撞翻了人心中侥幸的天平

为了此案忙了彻夜的年轻同事发稿后说,一想到雷洋留下的年轻妻儿以后该怎么办便怎么也睡不着觉。编辑台前前后后,还有很多人也都没睡着。

作者 徐和谦 (爱丁堡大学当代史硕士,财新传媒记者)

深夜睡不着觉,用手臂枕着头。发现当躯干的大动脉被重物压着时,心脏的压力会悄然上升。

我不知道同为29岁的雷洋,在生命的最后几刻里,身体究竟经历了什么,以至于他有可能如昌平警方所宣称的那样,因心脏病发而不幸殒命。

从潘小梅到魏则西;从东海上失事的渔民,到福建山体滑坡下的水利工程人。每一桩公共命案的背后,所兑换到的关注度其实并不平等。

屏幕背后的眼睛们一边读着新闻,一边总会在心里拿个镊子,在命运的天平上调整筹码,自觉或不自觉地测算自己和不幸的潜在距离。

我可以不像潘小梅那样拼死挤地铁;可以祈祷自己不得魏则西那样的病;我可以不在东海上打鱼,可以选择不在有地质风险的山坡边搞水利。

但是,不少人都想像雷洋一样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想要在喜欢的专业里继续读研、在业内认可的期刊上多发几篇文章,在兴趣对口的单位里谋到职、在竞争激烈的北京站住脚跟。

我可能也想像雷洋一样,用自己的所学来评估环境、遏制污染,一边看着常外毒地的新闻,一边暗下决心要为自己刚出世的女儿,在这个国度守护更多的净土。

如果可以,我大概也会像雷洋一样,自豪于能在影响及于体制内外的培训班上登坛开讲,启迪公仆;书生报国,效力有方。我的朋友圈可能也会像他一样,关注供给侧改革的解读,转发今年国务院庄严列出的立法工作重点,颇具真切地把 “常怀感恩之心,永谋兴盛之道”当作微信的座右铭。

我们应该都属于愿意相信,即便沉珂费解,但总的来说,行业仍在变好,国家也正在变好的那种人。在巨轮驶出历史三峡的漫溯中,我们仍能以一己绵薄,做一个即便微小、但足下还算有着力点的纤夫。

作为同龄人、本科同级生的他,已经在北京有了一个小家,可以把自己的头像改成未满月女儿的小手。然后,自己的手紧紧牵着她。

我可能也会和他一样,即便当了父亲,仍然喜欢玩着手机、算着路程,掐着点才去机场接人。他甚至还幸运地摇到了号,有了一台自己的车,不用大晚上的还担心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叫不到一台愿意载自己一程的专车。

雷洋生命的轨迹,非但不是人们避险的曲径;他立足的位置,还是许许多多人都正奋力一跃,且还真得有可能达到的事业台基。但他先行一步的身影突然倒下,撞翻了多少人心中侥幸的天平。

也是夜半过后,又看到魏则西案中的武警北京二院被上级责令整改、深刻检讨,还要求要举一反三,如同山东疫苗大案后整改疫苗流通体系之陈例。但是,如果自己不巧就成了那击发撞针的“一”,那该怎么办?

为了此案忙了彻夜的年轻同事发稿后说,一想到雷洋留下的年轻妻儿以后该怎么办便怎么也睡不着觉。编辑台前前后后,还有很多人也都没睡着。

此时,由丑入寅的夜空已渐显曙光。

而我比此前在京的任何一夜,都更期待天明。